乐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第一鸦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自己动手

第四十一章 自己动手

        回到魔罗福地,吴天还没跟罗睺说几句话,罗睺就出门了。

        吴天回到自己的小山头,看到光秃秃的崖坪,和中央厚厚的积土,重重叹了口气。

        他还没来得及说种树的问题呀!

        种子他现在已经有两颗,一颗青桑种子,一颗月桂种子,虽然皆不入先天,但架不住母树品阶高呀,尤其是太阴月桂,说不定能排入十大先天灵根之列。

        这两颗种子,他得好好想想怎么跟大哥说。

        “实在不行,就种在外面吧。”

        “找个好山头,就当别苑了。”

        “可行!”

        吴天对自己点了点头。

        也算是放下了一桩心事。

        千年未归,吴天开始在自己的小山头上转悠。

        走到厚厚的积土前,吴天蹲下,抓一把土,熟悉的手感,这可都是那些年他从天南海北带回来了。

        每次远游,他什么都可以不带,唯独不会忘记带些土回来,这一来二去,就积攒了这么多。

        这也是他吴天来洪荒唯一靠自己的双手积攒的东西。

        谁曾会想到是最不值钱的土?

        吴天自己都笑了。

        吴天习惯性的刨了两个坑,把贴身收藏的两颗种子埋了进去。

        “回家了。”

        吴天对两颗种子说,何尝又不是在对自己说。

        日落西山,层山尽染,吴天站在山崖边披着落日余晖,看万山红遍。

        直到夜幕降临,月上中天。

        吴天开始打坐练气吞食月华。

        这似乎已经成了习惯,如气海潮汐,明月运行,都暗合天地大道规律。

        一呼一吸间,日月更替,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不厌光了,太阳照在他身上,暖洋洋的。

        吴天闭着眼睛,却已是气定神闲,他开始静思静观,整理从化形以来的所见所闻,所知所得。

        西北之行,须弥山之悟,太阴星之行,前番之战。

        还有最初的一秘一术,两神通。

        千年之前,与千年之后,再翻再看,再观再悟,又有不同。

        一点一点梳理,从头到尾疏通,吴天不知道他这就是在修道。

        修正自己的道,贯穿自己的思,道因人而异,正是思路不同,所以道行的方向也不同。

        不知不觉,又是日落月升,月落日升,岁月变迁。

        吴天再睁开眼睛时,罗睺就站在山崖边。

        “大哥?”

        久不开口的吴天声音有些嘶哑,眼神也有些迷离。

        “带上那两块先天之金,到主峰来。”

        罗睺一步迈出,已消失在吴天眼中。

        吴天半晌回过神来,再想明白大哥话里面的意思。

        吴天一个激灵,一跃而起,再一个急转身,同时迈步,吴天也消失了。

        他脚落地时,已经在魔罗主峰。

        罗睺多看了吴天一眼,显然他没想到吴天会来得这么迅速。

        “什么神通?”

        “无,无距。”

        “不错。”

        罗睺向洞中走去。

        “跟上。”

        吴天忙应一声跟上。

        魔罗主洞他还是第一次来,洞府的广阔超乎想象。

        漆黑的山石墙壁泛着莹莹精光,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冷硬感。

        两人的脚步声在寂静的洞府中回荡,显得洞府愈发寂静广阔。

        千篇一律的黑,好似魔罗山一样,不见一点异色。

        不知走了多久,罗睺在一个石台前停下。

        他回头对吴天道:“我去找了些深海寒铁和太阳真金,加上这块魔铁和你手里的两块,应该够了。”

        “太,太阳真金?大哥去太阳上了?”吴天一脸震惊。

        罗睺‘嗯’了一声,虽然他对吴天的关注点很不苟同。

        吴天大概也是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连忙笑着说道:“其实,其实大哥不必如此麻烦,我就是随便一说,随便一说……”

        这话换来了罗睺淡淡一瞥。

        吴天知道他又说错话了,这个时候再说这个,是有些太矫情,太假了,吴天一阵懊恼,没想到不过短短千年光阴,他的功力就退步如此之大,果然和盘王老哥在一起还是太安逸了,以致于重新切换回地狱模式,他连说话都不会了。

        从见面到现在,他就没一句话说到点子上的。

        更不要说令他这个魔祖大哥开心了。

        吴天忙收摄心神,躬身一礼道:“那又要麻烦大哥了。”

        罗睺却开口道:“你来炼。”

        “啥?”吴天眼神一滞,以为自己听错了。

        罗睺又重复了一遍,“你来炼。”

        吴天哀嚎一声,“我不会呀!”

        “不会就学!”

        罗睺声音出奇的严厉。

        吴天打了个哆嗦。

        他对他这位大哥是真怕。

        “我会在旁辅助。”

        罗睺语气缓和下来又加了一句。

        吴天哪里还敢反对。

        他也知道,依靠大哥的日子恐怕要结束了。

        万事就怕第一次,一旦第一次学了,第二次他还敢说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