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某科学的不变信仰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食蜂操祈

第五十一章 食蜂操祈

        阴郁的天空下,秃鹫不停的在盘旋着。

        狼烟四起、尸体遍地。

        脚下的黄土都已经被鲜血给完全染黑。

        空气之中除了尸体燃烧的焦臭味之外,再没有别的气味。

        “这里是......”

        刚刚按下了遥控器的少女,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本来就白皙的脸蛋,瞬间变得有些煞白,胃里也一阵的翻腾。

        向四周望去,残肢断臂遍地都是,尸体的内脏被秃鹫叼起,又因为争夺而掉落,肠子一样的长条不知名物体,啪叽一声挂在了斜刺在地上的长戈上。

        被斩落的头颅之上,恐惧的表情还未完全散去,看上去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似乎在临死之前,他看到了最为恐怖的东西。

        而这些尸体,都朝着同一个方向,那就是战场的正中央。

        强忍住恶心的感觉,少女朝着正中央看去。

        无数的尸骸堆成了小山那么高,在山巅的最上方,是一名披头散发的男子。

        他的头盔早已消失不见,战甲也满是伤痕。

        青铜制成的兽面,仅剩半张,勉强挂在脸上。

        手中的青铜剑早已变得满是豁口,倒钩一样的豁口挂满了碎肉。

        高高的尸山上,满是朝着他伸去的手臂,似乎要将其拖入深渊之中。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是哪里......”

        恐惧的表情已经浮现在了少女的脸上,她分明只是想用能力探寻一下那个奇怪的家伙而已,怎么按下按钮之后,她就来到了这种奇怪的地方?

        她想离开,却发现无论怎么对自己下暗示,都没有任何的作用,就好像她的能力已经完全失效了一样。

        似乎是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立于尸山上的男子,看向了她。

        刹那间,空气都变得粘稠了起来。

        她感觉自己的脖颈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捏住,连呼吸都变得奢侈了起来。

        无尽的血色凝聚在了男子的身后,化作了一颗狰狞的兽首。

        那颗兽首看起来和男子脸上的面具有些相似,和她所知道的任何生物都不相符。

        “唔......”

        手中的遥控器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她的眼中只剩下那双满是血色的眸子,以及那无尽的血色。

        “嗡——”

        手机店里,刚刚抬手按下遥控器的少女,忽然闷哼一声。

        殷红的鼻血已经顺着她的下巴滴落到了地面,她摸了摸鼻下的血,面色一阵恍惚。

        略微有些迷茫的朝着四处瞅了几眼之后,便眼睛一翻,摔倒在地上彻底没有了意识。

        ......

        “怎么脑瓜子嗡嗡的?该不会是食蜂操祈对我用能力了吧?”

        已经拿着手机远去的白泽,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心有余悸的看向了身后的手机店。

        只是除了几名看起来有些着急的店员之外,并没有看到食蜂操祈的身影。

        食蜂操祈,未来常盘台中学最大派阀的女主人,有着常盘台的女王大人之称。

        在学园都市里仅有七人的超能力者当中排名第五位。

        学园都市最强的精神系能力者,能力名为心理掌握。

        之所以称之为最强,是因为她的能力包括有记忆读心、与远距离对象念话、思考消除、意志增幅、思考重现、感情移植......等所有精神现象。

        这些精神系能力任意拿出一条,都会让一个人成为学园都市重点培养的对象。

        可她十分恐怖的包办了所有,是一个犹如风灵月影般神奇的女人。

        而这也是为什么他会不敢与她深交的原因之一。

        别的人再怎么可怕,都是表面的强大,白泽也可以选择躲着他们。

        可食蜂操祈呢?

        她的恐怖之处就是在于能随时随地的掌控你的所有,然后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窥探着你的所有秘密。

        值得庆幸的是,食蜂操祈的本性并不算坏,并不会随意窥视别人。

        这种能力落在她的手中,也算是实至名归。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对方见面吧?

        但这一次见面,总觉得怪怪的,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

        思索片刻之后,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身材!

        虽说她的身材比例十分完美,但有个地方还是和白泽印象中的不太一样。

        那就是胸部。

        动漫里她的身材完全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丰满程度一度让御坂美琴有着满满的挫败感。

        但现在这个年纪的她,看起来好像还没有发育起来,一马平川的草原非常符合她这个年纪该有的规模。

        所以她是怎么做到在这几年发育成那个规模的呢?

        算了,还是别想这种东西了。

        万一哪天她闲着无聊,翻了翻他的记忆,把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给翻出来了,那他不就要倒霉了吗?

        拍了拍脸蛋,把这些奇怪的想法甩到脑后,白泽掏出了已经装好电话卡的手机,按下了开机键。

        白泽在学园都市的朋友并不算多,能留电话号码的更是少之又少。

        打开手机之后,除了几家他曾经投过简历的研究所发来的邮件之外,就是布束砥信和黄泉川爱穗的未接来电。

        黄泉川爱穗还好,只是打了五个。

        布束砥信就恐怖了,那满满的一排目测有近百个。

        差不多快把他一年能接的电话给打完了。

        说起来......今天他睡醒的时候,布束砥信已经离开了。

        也不知道她对家里突然多出的两个小家伙有着怎么样的感想。

        想了想,他打开邮件,向布束砥信发出了一个数字“1”。

        这是他们曾经做的约定。

        因为是研究员的缘故,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没有办法接听电话。

        所以就做下了约定,对方是在研究所的时候,就发送一个数字“1”。

        没有回应的话,就代表着对方在忙,最好不要联系。

        有空的话,就会直接把电话拨过来。

        布束砥信并没有让白泽等太久。

        就在他看着救护车呼啸而过,感叹哪个倒霉孩子又出事了的时候,手机上显示了布束砥信的来电。

        “布束姐。”

        “出院了?”

        布束砥信的声音依旧和平时一样慵懒,只是今天的慵懒带有一丝倦意。

        这两天的超负荷工作,就算是她,也有些撑不住。

        “你都知道了啊。”

        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白泽说道。

        “嗯,我猜的,刚才不是有救护车路过吗?”

        布束砥信会猜到这一点,更多是因为白泽的特殊体质。

        一旦他失联或者电话打不通,保不准就是出了车祸或者是在电车上睡着被不良少年给绑票了。

        “那个啊......那不是医院的。总之我之前的手机在车祸里坏掉了,现在买了新手机,有事的话直接打我电话就行。”

        看了看路上已经扯着嗓子返回的救护车,白泽解释道。

        “正巧,我这边就有事需要你来一趟,要来吗?”

        伸了个懒腰,布束砥信说道。

        “去哪里?”

        “樋口制药.第七药理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