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左道江湖在线阅读 - 38.别人间

38.别人间

        隔着十几丈,声音清晰入耳,传得老远,让马车中也是一阵骚动,张小虎更是握紧拳头,警惕的运起体内奔雷劲真气。

        眼前这人,不好惹。

        更让人啧啧称奇的是,这以往行事冷漠的剑君,在江湖中,居然还真的有故人?

        而在马车中,正在安抚父母的刘卓然听到那声音,便抬起头来,他此时已换上干净衣服,头发也重新扎起,束成马尾垂在身后。

        他欲外出一见,却被老泪横流的母亲死死握住手腕。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刘家老夫人,是真的担心自己宝贝儿子今晚遇了不幸。

        哪怕刘卓然常年在蓬莱修行,久不归家,与家中亲人生分的很。

        但养育之恩,却是无论如何也抹不掉的。

        “母亲放心。”

        刘卓然深吸了一口气,他握住母亲双手,轻声说:

        “那确实是一位...故人,并不是坏人。”

        见一向淡漠的儿子,如此温和说话,刘家老夫人的泪水又淌了下来。

        待刘卓然离开马车后,老夫人抽了抽鼻子,对身边丈夫,也就是刘卓然生父说:

        “我儿此番遭了难,却也不像是坏事,看他现在样子,我儿确实比之前那冷漠姿态,倒是更像个大活人了。”

        刘父没有回答。

        他年轻时,也在南海剑派是管事身份,是见过世面的。

        这会手里握着一把剑,一边安抚老妻,往马车外眺望,一边捻着胡须说:

        “确实如此,唉,早年间,让那蓬莱人带走卓然,那时你我为我儿前程高兴,但现在看来,真不是好事。

        唉,我刘家遭难,所幸家人安全,若是卓然就此能安稳度日,倒也真不求其他多想了。”

        车队之外,刘卓然下了车。

        他身中奇毒,体内又有红尘蛊作祟,让他虚弱非常,若老人一般,只能拄着手杖前行。

        在张小虎的护卫下,他走到那公子身前,又看了看月下林中,那里还有些尸体遍布。

        再看那些尸体的衣着,应该也是泉州本地的帮派人士,还有些城狐社鼠一类的下九流,浪荡子。

        “谢花青兄出手相助。”

        刘卓然被张小虎搀扶着,拱手对眼前公子行礼。

        那公子,赫然就是当初离了齐鲁,便不知所踪的昆仑仙池传人花青。

        “我早就与你说过,你那蓬莱师门里,就没有好人。”

        花青看着以往风姿卓绝的剑君,今日还得靠手杖行走,心中也是戚戚。

        他合起折扇,带着质问,对刘卓然说:

        “你我与苏州初次相遇时,你还说我心怀叵测,说我昆仑仙池对你蓬莱有妒忌之意,现在呢?

        现在可曾明白了?”

        刘卓然默然不语。

        尽管被逐出师门,但对师父东灵君的感情还在,哪怕师徒两人,都是淡漠之人,但此时,要他说蓬莱没好人。

        这话他实在是说不出来。

        花青见刘卓然不回答,他呵呵笑了两声,换了话题说到:

        “刘兄遭了难,倒是比以往接地气了些,现在还懂得谢人了,真是难得。”

        花青压低声音,说:

        “你蓬莱有秘密,我不知你知不知道,但眼下不是说话的时候,现在让你说,你也肯定不愿说的。

        我来此,是为护你家人,让你再无后顾之忧。

        我只问你,你身上的毒,能解吗?”

        “能。”

        刘卓然苦笑一声,说:

        “那人苦心谋划,废了我武艺,却也给了我解救之法,齐鲁之地,有药王传人,可解奇毒。”

        “那就去!”

        花青扬了扬手中扇子,对刘卓然说:

        “你家人,我自会护送到南海去,你和这位兄弟去齐鲁寻医问药,待事情完毕后,我再去找你。

        只是那时,你便要对我知无不言!

        你可愿意?”

        刘卓然没有立刻回答。

        他思索片刻,又看了看花青,他说:

        “花青兄,你老实告诉我,昆仑仙池派你下山游历,是不是就为了刺探蓬莱消息?”

        “不是。”

        花青一口否认,他说:

        “只是我心中有疑问罢了,年少时,曾听一位长辈说过蓬莱密事,大家都是仙门弟子,我便有心探查一二。

        若是真和仙路相关,那就是意外之喜了。”

        两人正说话间,便听到后方有奔马声,花青向后看去,便看到易胜骑在马上,而小铁背着剑匣,紧随其后。

        须臾之间,寻不得好马。

        普通马匹,也承载不起小铁加巨阙的重量,他便只能奔跑提纵跟随。

        好在小铁身负巨力,又从沈秋那里学会善于长途奔行的落雪步,倒也不比奔马更慢些。

        “哟,这不是小铁吗?”

        花青眼见熟人,便招了招手,那边小铁也看到了花青,他也是面露喜色,加快脚步,几个起落,如巨石落地,正砸在花青身侧。

        这等落下,源自仙家传承的落雪步再无幽寒离世之感,硬生生被小铁用出了一股霸烈之气。

        “花大哥,咱们好久没见了,你怎么来了泉州?”

        “我这些时日,都在两广游历嘛,这是恰巧遇到了剑君遭难的事。不过小铁,你们谋事不密,破了个海沙帮还不够。

        这泉州城的城狐社鼠,可都盯着他呢。”

        花青摆着扇子,笑眯眯的对小铁说了句。

        他总是眯起的眼睛,这会睁开一些,在小铁背后的巨阙剑柄上扫了一眼,又回头看了一眼刘卓然。

        后者便对他打了个眼色。

        意思是,现在别问,我也不清楚。

        “既然都是熟人,那我也就不多废话了。”

        花青拿过主导权,对小铁说:

        “你护着剑君去齐鲁寻医,那边你人头熟,还有你那三叔看护,找个人也容易。剩下这两位兄弟,随我护着刘家人去南海。

        听说那笔架山风景优美,南海剑派又有传承剑术,还有江湖好提纵,此番便要去欣赏一二。

        你等可愿意?”

        小铁是愿意的。

        他信任花青。

        而张小虎和易胜就有些犹豫,他们又不认识花青,不晓得这是哪个。

        只知道眼前这人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

        “花大哥可是昆仑仙池的嫡传弟子,也是正儿八经的仙门中人。”

        小铁便为两人介绍到:

        “他与我和大哥,在齐鲁一起厮杀过,乃是热心之人,而且手段高超,是真正的地榜高手,又行的江湖道义,小虎和小胜不必有所疑虑。”

        “那,那便同去?”

        张小虎觉得帮人要帮到底。

        反正义坚大哥那边,含香嫂嫂也只是刚有身孕,他们就算在南海多停留一些时日,也误不了侄子或者侄女出生的日子。

        反正来都来了两广,趁着这机会,往南海一行,再多见些市面,倒也不错。

        “都听你的,我没意见。”

        易胜更是了无牵挂,而且难得眼前这地榜高手,仙门弟子看上去很是和气,一起行路,说不得还会有一番缘法。

        他也并不反对。

        “那刘兄,你怎么说?”

        花青唰的一声打开扇子,他看着刘卓然。

        后者沉默片刻,便点了点头。

        “好,那就记住我两约定。

        他日,再去寻你,问那蓬莱密事,另外,这一路上,也别再耍你那蓬莱传人的高傲冷淡性子。

        要和和气气的,与小铁兄弟好生亲近一二。

        他侠肝义胆,乃是热血之人,绝对值得交往一番。”

        ------------------------

        就在此时,泉州城外,码头上。

        虽然不是同一个时间。

        但确实是同一个码头。

        在靠近海水的码头边缘,在阵阵海潮声中,一个穿着苗人服饰的黑衣老人,抽着旱烟,肩膀上背着一个木盒。

        全然不理会身后海沙帮的喧闹,还有那咸湿空气中的血腥味。

        他是来送东西的。

        而货主,就在眼前。

        “啪”

        木盒被扔向前方,又在黑暗中伸出手,将那木盒握在手里。

        “巫女说了。”

        老头拿着烟杆,随手晃了晃,又加入新的烟丝,点燃之后,美美的抽了一口,这才用带着严重口音的汉话,对黑暗中的人说:

        “这次就算了,下次若还敢派人进苗疆,巫女便要带着黑白蛊师,去你蓬莱转一转。”

        “月君,死了?”

        黑暗中,有略带萧索的声音传来。

        他向前走出几步,半个身体暴露在码头的火光中,依稀能看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还有梳理的整整齐齐的道髻,与披散在肩膀上的白发。

        只是数日不见,这东灵君,便如苍老了十几岁一般。

        面对他的询问,那苗疆老蛊师呵呵笑了一声,黝黑脸上,尽是一抹玩味。

        他说:

        “仙长为何如此惊讶?他敢进苗疆,不就已经抱了必死决心了吗?死了,不也正常吗?”

        “青阳山脉,何时成了苗疆之地?”

        东灵君哑着声音说:

        “桐棠巫女当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

        “仙长这话说得不中听。”

        那蛊师吐出烟圈,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说:

        “巫女从未说过自己天下无敌,这全天下都知道,天下无敌的只有一个人,而那人已经失踪十年了。

        至于青阳山…

        巫女说那里是苗疆之地,那里便自然就是!

        若有不服,可以去找巫女当面说清楚嘛。我凤凰城连城门都没有,天下谁人都来去自如的,仙长有疑问,不妨自己去问。”

        东灵君手中抓着木盒,木盒里放着凌虚剑,真要动手,眼前这黑衣老蛊师挺不过五招。

        但那蛊师苍老的脸上毫无畏惧。

        他知道,今夜只要东灵君敢动手,他人头落地时,便是巫蛊道与蓬莱开战之时!

        摆明了,就是仗着人多,手段狠。

        就是欺负你,你怎么着吧!

        “张莫邪,不可能永远护住她,也不可能永远护住你等。”

        东灵君将木盒挂在肩膀处,他翻身走入黑暗,扔下了一句意味非常的话。

        “不管他失踪十多年,暗地里想对我蓬莱做什么,都得快点了。天地大变,可就在眼前。至于月君之事,下次再说。”

        东灵君带着凌虚剑跳入水中,不多时,一艘舢板悄无声息的往外海去了。

        岸上的老蛊师表情怪怪的。

        他总觉得,东灵君最后说的话,好像话中有话的样子。

        回去之后,还要转述给巫女,也许巫女能明白其中含义。

        而东灵君站在舢板上,背着凌虚剑,他手中扣着个瓷瓶,有虫子在撞着瓶壁,就如辽东之时一般。

        他当初,还以为这蛊虫,追踪的是巨阙剑本身。

        但现在却知道,这虫子,追的是巨阙剑里的,另一些,不该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

        巨阙剑,就在泉州附近。

        但东灵君,却根本没有前去拿去收回的意思。

        他摸了摸肩膀上的凌虚剑,眼中多了几丝黯淡。

        看来张莫邪,并没有对桐棠巫女透露太过蓬莱密事的真相,否则这凌虚剑,根本就不可能被还回来。

        说实话,他自己,也根本不想见这把剑被还回来。

        但…

        东灵君抓着拂尘,闭着眼睛,轻声说:

        “罢了,就这样吧。

        人算,终究不如天算。”

        灵剑已然回返,自己的命数,也就再不可更改,蓬莱之事,谋算千年,他乃是蓬莱弟子,受蓬莱之恩,已是脱身不得。

        此行,好歹免了徒儿一番磨难。

        也算是,自己在这万里人间,悠悠虚度几十年后,做的最后一件有意义的事了。

        离别之时,还救下一人。

        也算行善事。

        也算,不枉此生。

        夜下滚滚海潮之上,东灵君稳稳的站在小舢板上,任由真气推着自己,往更黑暗的海域去。

        舢板在海浪中划出一缕白浪,而东灵君看着身后繁华泉州,万家灯火。

        这世俗红尘,竟也可以如此这般的美丽,不比那蓬莱仙山风物更差。

        而他这一声,却从未关注过这些。

        东灵君一时看的有些痴了,可惜,再无多余时光,能给他重活一次。

        舢板掠入海上黑暗之中,东灵君突然伸出手,在融身黑暗的那一刻,他似是想要抓住某些东西。

        但却抓了个空,只能挥起手,对身后那万家灯火轻轻摇了摇。

        再见了...

        永别了...

        万里人间,万丈红尘。

        卓然,你这一生,定要活的精彩些,看遍这世间风光,再寻个好女子,体验人间情爱。

        你要替为师,多活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