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军师威武在线阅读 - 第428章 兵发娄山郡

第428章 兵发娄山郡

        话分两头。

        鬼面将军王卫退回江州养伤,光禄卿褚文秀得到宁泽密信,立刻带着丈夫黄邵赶往巴山郡郡城。

        见到王卫时,他只能趴在床上,下床都不方便,需要人伺候着。

        比较难得的是,这个时候的王卫摘了面具。

        他戴面具主要为了掩饰身份,而最有可能发现他身份的只有梁腾。

        这么多年过去,王卫从不在外人面前摘下面具。

        眼下是没有办法,总不可能趴在床上静养还带个面具。再者,梁腾远在天边,也不用担心被他发现。

        到现在还能认出水贼王卫的,怕是没有人了。

        黄邵、褚文秀夫妻二人看望王卫,第一次见到他的真实面貌,也蛮惊讶。

        当然,两个人都很年轻,根本不知道水贼王卫是谁。

        在他们眼中,眼前的就是鬼面将军。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所有人都称呼他“鬼面”。就仿佛鬼脸面具是他的本体一样。

        王卫见到黄邵、褚文秀这对夫妻,得知宁泽命褚文秀过来对付杨昭,便把在娄山郡发生的一切尽数告知。

        褚文秀之前通过军情报告了解此事,又通过王卫叙述更进一步掌握军情,让他安心养伤,不必担心前线状况。

        她与黄邵夫妻二人召集江州兵马,临时征调钟吉兆军队,共同出海,向娄山郡进军。

        宁泽的命令是能拿下娄山郡,就全力拿下;拿不下来就退守江州,铸成一道防线,使对方无法越境。

        马健主要兵力无法驰援娄山郡,郡城只有各个士族私兵,相对江州精兵要弱一些。

        王卫是中了对方计策,在宴席上受到围攻才受的伤,导致无法指挥军队作战,才会大败而逃。

        估算过双方兵力、资源等条件,褚文秀觉得拿下娄山郡不是问题,所以毫不犹豫出兵攻打。

        船队从海上出发,一路航行抵达娄山郡港口附近。

        港口非常安静,竟然没有守军出现。

        只是靠近港口时,前方船队突然发生骚乱,原来有人从水下凿破船板,导致船舰漏水,引发船员混乱。

        这可不是现代化的铁皮船,不论大小船只,只有木质结构。

        见此情形,褚文秀当机立断,下令舰队后撤,暂时避开港口区。

        漏水船只上的船员士兵,迅速通过小船离开,倒回去登陆其他船舰。

        “水下有埋伏,如何是好?”还没打开就损失几辆军舰,黄邵焦急看向妻子。

        “为将者,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褚文秀丝毫不慌,“对方水性再好,能在水中一直待着?我方军舰列出扇形之阵,将弩炮备齐。”

        黄邵立刻下令,军舰呈扇形在海上排开,全都面对港口方向将弩炮准备妥当。

        弩炮射程很远,是眼下海军最重要的远程攻击方式。

        果然,那些潜入水中搞破坏的“水鬼”在目标后撤时,迅速潜水游到附近登岸点,却不知道华国军队已经掉头,并且呈扇形将弩炮准备就绪。

        他们从不同方向冒出头来,刚出水就有无数弩箭疾射而来。

        有几个运气好的及时潜下水避开攻击,多数没有反应过来,都被巨大弩箭射穿身体,鲜血染红海滩。

        潜下水也有倒霉的,弩炮射出的大型箭矢虽然在海水中受到阻力偏离方向,或者因为水的阻力威力减小,可经不住数量多,还是有人被偏移后的箭矢打中,直接死在水下。

        一轮射击之后,港口附近海水都变红了。

        那些幸运躲开攻击的,水性再好也不可能一直补上来。

        问题是上来就有密密麻麻的弩箭伺候,像这么干脆的打法,还是第一次见。

        按理说,正常情况下遇到这些“水鬼”,其他将领都是直接带兵下水。

        “水鬼”都是挑选出来水性最好的人,而且敢借这个任务的都是死士,肯定会弄死一些华国将士才肯罢休。有些则是专门凿船,凿破越多,华国海军损失越大。

        哪知道褚文秀不按套路出牌,留下被凿的几艘军舰果断后撤,不给对方凿沉更多船只或者对付华国将士的机会。甚至大炮打小鸟,直接以弩炮射杀他们。

        要知道弩炮一般都是打海战时,为了击沉对方船舰所用。又或者攻城之事,作为攻城器械使用。

        它可比普通弩箭大得多,弩炮用的箭矢都跟枪兵手中那根长枪一样。

        不过这个方法还挺有效,除了不知情的状况下被凿穿的几艘军舰,再无其他损失。

        而那些“水鬼”,有企图潜水到更远地方上岸的,还是处于扇形攻击范围,直接被射死。有拼着再凿沉几艘军舰的,由于已经拉开距离,而且华国海军有了戒备,还没游到便被小船上的士兵抛网网住。

        “水鬼”被一网打尽,没有漏网之鱼。

        舰队终于安全入港,登上陆地。

        果然,娄山郡港口没有任何守军。

        黄邵准备派兵进驻,褚文秀让他不要着急,先下令详细检查港口,确认是否安全。

        小心无大错!

        果然,华国士兵在褚文秀命令下小心翼翼探查港口,发现无数隐蔽陷阱。

        若是贸贸然进入港口,恐怕已经死伤惨重。

        黄邵后怕不已:“幸亏夫人窥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行军打仗,当步步为营!一步错、步步皆错!”褚文秀利用这个机会教导丈夫,身为武将经常出征打仗,自己不可能一直跟在身边。

        “夫人之言,我都记下了!”黄邵对沅熙女皇极为感谢,若不是她做主赐婚,哪来这么好的妻子?夫妻二人一文一武,搭配起来做任何事情都得心应手。

        “看来这边不适合驻扎,”确定港口到处都有陷阱,褚文秀道,“尚且不知里面还有多少陷阱未被发现。”

        “那怎么办?”

        褚文秀拿出望远镜,仔细查看周边地形,随后指向左侧一处高耸山脉:“此山地势较高,周边水源充足,可先驻扎于此……等等!”

        “怎么了?”见她说到一半突然停下,低头思索,黄邵赶紧问道。

        褚文秀思索一阵,微微摇头:“据鬼面将军所说,那杨昭有些智计。他能在港口设下连环计,想必也会料到我军避开港口,在此处驻扎是首要选择。既如此,只需提前布下陷阱,定能打我一个措手不及!我军当反其道而行之,在平坦处设下营寨,只要做好防御工事,便可无忧!”

        黄邵没有这么多弯弯绕绕,反正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倒是没有大男子主义做派,反而有种妻管严的倾向。

        于是按照褚文秀的指示,全军放弃最好的高地,转向港口附近一片平坦草原安下营寨。

        长时间的海上航行,其实士兵都很疲惫。

        对方既然在港口设下陷阱,说明早有准备,不可能让你登陆之后有奇袭娄山郡的机会。

        所需养精蓄锐非常重要,必须为之后的大战储备能量。

        华国军队安下营寨,方才褚文秀指向的高处山顶,一支隐藏着的队伍悄悄撤离,从另一边绕道一路狂奔返回城池。

        进入城内,杨昭与七个本地士族首领迎过来。

        撤回来的头领上前抱拳说道:“杨先生,我方死士全军覆没!”

        “成果如何?”杨昭忙问。

        “禀先生,只凿沉一艘大舰、两艘中舰、两艘小舰。”

        “敌军人员伤亡如何?”

        “离得太远不好判断,但是看情况并不乐观!”头领回答,“对方遭到攻击瞬间,船队立刻后撤并且摆出扇形阵,并没有与我方死士缠斗。拉开距离后,似乎通过弩炮攻击,令我方死士无力抵抗。”

        “哦?看来对方将领是个通兵法的。”杨昭点点头,“他们可曾进入港口?”

        “对方似乎窥破港口所设陷阱,并未中计!”头领回答,“甚至没有前往您所说的高地,反而在港口附近平原驻扎修整。”

        杨昭露出意外表情,闭目思索片刻:“敌军将领是个谨慎之人,这种类型最难对付!”

        “敌军渡海而来,长途跋涉将士疲乏!在港口又经一战,还将营地驻扎在平地之上,此时率兵攻之,必能大获全胜!”旁边一个士族首领说道。

        “不!”杨昭摇头,“敌将谨慎,不会轻易露出破绽。若往攻之,反受其害!”

        “杨先生的意思……?”

        “今夜早早休息,养足精神。待明日敌军到达城外,再作计较!”

        杨昭说的话,显然很有分量。

        这些士族首领都听他的。

        于是娄山郡城全体将士吃饱喝足,早早休息。

        第二天一早,华国军队也都精神满满,吃饱之后一路疾行,很快抵达城池门外。

        “报——!敌军已经到达城外,正在叫阵!”

        杨昭当即出发,带着七个士族首领来到城门,站在城墙居高临下。

        令他意外的是,华国军队领头将领竟然是一男一女。

        主要是女将的出现,让人想象不到。

        见杨昭错愕,旁边一人轻声在他耳边说道:“华国没有人才,因此启用女官。宁泽捧了一个女皇,女官出现也不奇怪。”

        “哼!成何体统!”杨昭冷声说道,“外人都传宁泽是个神仙,我看他是祸乱天下的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