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2150章 昏官

第2150章 昏官

        千面狐擅长打探消息,查案却是没什么经验。她想着朱庆说的那些话,不由问道:“夫人,卞知府说秦三怀在菜里下砒霜,偏又没说是哪一道菜。”

        清舒摇头说道:“我觉得不是砒霜,他们很可能是食物中毒。”

        千年狐其实也觉得是食物中毒,不过她还是故作不知。

        清舒给她解惑,手道:“若是下的是砒霜,哪怕少量食用也很容易致人死亡。可这六人只柳秀才一人死了,另外五人只是腹泻抽搐,这与就与外头传的不一样。”

        “只是参加诗会的那几人家境都不错,那肯定不会随便请个厨子来做饭的。而掌勺的厨子多少都知道哪些食物同食会相克,比如说螃蟹不能跟南瓜同食,鳖不能跟芹菜一起吃。”

        千面狐有些感慨地说道:“夫人你的意思,主厨有问题?”

        清舒说道:“这只是我的猜测,也可能是厨房其他人。不过不管是那一种下毒的人肯定跟他们其中哪一个有血海深仇,不然不会用这么激烈的手段。”

        所以这事他们必须好好查一查。

        千面狐点了下头。

        只是到晚上上床睡觉的时候,清舒突然问道:“飞鱼卫的人以前会帮人查案吗?”

        千年狐呃了一声道:“以前没有,但现在不是变革了吗?现在许多都变动了也不能用旧例来做对比了。”

        清舒想想也觉得是。她现在只希望这个案子不要太复杂,不然头次差事就办砸了怪没面子的。

        第二天一行人就去了飞鱼卫。永阳飞鱼卫卫所的负责任姓汤名稳如,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看到清舒他很惊讶,不过还是见了礼。

        清舒是他的顶头上司所以也没寒暄,而是直奔主题:“我这次来主要是为秦三怀毒害几位秀才公的案子。”

        汤稳如说道:“大人,这个案子不是我们经手的。”

        “我知道不是你们经手的,人现在有人告到飞鱼卫说卞知府草菅人命胡乱判案,所以统领大人派我下来调查此事。”

        汤稳如一呆,回过神来与清舒说道:“大人,查案子是刑部的事,不属我们的职权范围。”

        千面狐有些不耐烦地说道:“统领大人既派我家大人下来查探此事,那都是向皇上报备过的。”

        这意思很明确若是刑部来找茬说他们越权也没理由与立场,毕竟再大能大得过皇帝。

        汤稳如听到这话顿时安心了,只要皇帝同意别说一个知府,就是总督他们都照查不误。

        “卷宗呢?”

        汤稳如手中没有卷宗,不过他说道:“大人请稍作休息,一个时辰以后我给你送来。”

        “暂时别让人知道我们在查这件事。”

        汤稳如自然知道,若是让卞知府知道他们飞鱼卫暗中查探此事,可能会从中作梗让他们无法顺利查清楚此案。

        一个时辰以后清舒就拿到了秦三怀的卷宗。不过这卷宗的笔墨很新,看了就知道刚抄的。不过也正常,衙门的那份签字画押了不可能拿出来,丢了责任重大。

        这个卷宗很详细,记录了整个案件详细经过,其中还又秦三怀招供下毒的经过,然后里面还附上秦三怀的供词。

        根据供词,秦三怀说明明他才学过人偏柳秀才等人仗着家世欺辱自己,一时不岔就在菜里下了砒霜。

        将卷宗看完清舒问道:“案卷你看了吗?”

        见他点头,清舒说道:“秦三怀招供说他下毒且用的是砒霜,但是供词里没有砒霜说是从哪家药铺买的以及砒霜下在哪一道菜里。还有,厨房那么多人他是怎么将毒下到菜里没被人发现的?”

        从这份供词就可看出这个卞知府就是个昏官,人命攸关的案子竟这般糊里糊涂就判了。

        汤稳如问道:“林大人准备怎么查这个案子?”

        清舒的意见是着人去见秦三怀,让他将当日的情形详细描述一边,特别是用饭的过程更得描述清楚,比如一共有几道菜他没吃哪里几道菜。

        汤稳如犹豫了下问道:“大人,要不要亲自审问秦三怀?”

        清舒摇摇头说道:“不用了,我要去的话动静太大了,让阿千跟着你去就行。”

        她已经跟千面狐分析了这个案子,她与千面狐两人谁去都可以。

        顿了下,她又道:“对了,将这卞知府的履历以及这些年在任上的情况都给我看下。”

        这么一个大案就被他这么糊里糊涂地判了,清舒觉得他经手的案子很可能有许多的冤假错案。

        汤稳如迟疑了下说道:“卞知府是去年年初调到永阳的,之前在蜀地泸州任职,他在那儿的情况我们这边了解不多。”

        清舒淡淡地说道:“那就将这一年多他经手的案子整理好了给我看。”

        卞知府这个官员胡乱判案,永阳飞鱼卫作为监督机关却半点不作为。飞鱼卫尚且如此其他地方可想而知,想要天下吏治清明任到重远啊!

        千面狐晚上跟着汤稳如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大人,秦三怀说他根本没下毒,他是屈打成招的。”

        说完将几张纸递给清舒,为防备遗漏她将秦三怀说的全都写下来了。因为这事让自己身陷牢笼,所以秦三怀对当时的情况记忆犹新。

        清舒看完这资料以后,说道:“这上面秦三怀说他没吃两道菜,一道是红烧鲤鱼、一道是酸笋鸡。”

        “他是这么说的,怎么,有问题吗?”

        清舒想了下说道:“鲤鱼与鸡肉相克。”

        千面狐说道:“这么说厨子有问题,不然怎么会同时做鲤鱼与鸡肉呢?”

        清舒摇摇头道:“这两者就算同时吃,吃得不多最多就肚子不舒服不会致人死亡。”

        顿了下,清舒突然灵光一闪道:“我记得鲤鱼与甘草同食会产生很强的毒性,不仅会腹痛还会抽搐,没得到及时医治就会致死。看上面秦三怀对几人的描述,与我在书上看到的很相似。”

        “甘草?菜里放甘草怎么吃,而且目标也大容易被人发现啊?”

        清舒说道:“可以磨成粉与香料混在一起撒在菜里面,红烧鲤鱼味道重,除非是他们舌头灵敏不然吃不出来的。”

        “当然,只是我的猜测,查过以后才知道我的猜测是不是对的。”

        千面狐说道:“咱们先从食物中毒这一块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