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2134章 嫉恨

第2134章 嫉恨

        傅苒听到顾老夫人病了,就带了石哥儿去太丰县看望她。之所以带着石哥儿是丽娘要求的,一来是想让孩子看看外头的世界二是丽娘不想他与傅家其他人多接触。

        傅家除傅翰明一家其他的人她一个都瞧不上,怕孩子跟这些人呆在一起被影响了。

        在去太丰县的路上,丽娘与傅苒说道:“先生,大老爷他们两人想跟着大爷去京城。”

        傅苒并没听傅翰明与许氏提起这事,不过很快就明白两人估计是不想她烦心所以才没说。她将这事记在心中,准备回去再处理。

        到了太丰县,顾娴见到她很不客气地说道:“傅先生,你现在还在重孝期,我娘年岁大了你也不怕冲撞了她。”

        傅苒也没生气,反而一脸歉意地说道:“是我思虑不周。沈太太,还请你帮我代老太太问个好。”

        顾娴很敷衍地应下了。

        傅苒当下就带着人离开了顾家。

        出了门坠儿气呼呼地说道:“先生,她这是得了失心疯吗?”

        守孝是不能串门,可现在又不是上门聊天是来探病的。竟将远处而来的客人往外赶,正常人是干不出这样的事来。

        傅苒摇摇头说道:“不能怪她,是我考虑不周全,我现在在重孝登门确实不吉利。”

        特别是年岁大了更忌讳这些,她病了这一场也是病糊涂了。

        坠儿冷哼一声说道:“我家老太爷是喜丧有什么好忌讳的,而且先生你也是关心老夫人这才过来的。”

        “不说这些了,咱们去找家客栈住下,明早再回府城。”

        丽娘却是笑着说道:“先生,难得出来一趟,我们到处看看。”

        游山玩水是不可能,但看看沿途的风景还是可以的。

        将傅苒拒之门外这事顾娴是瞒着顾老夫人的。等老夫人知道这事已经是两天后了,此时傅苒早就离开太丰县了。

        顾老夫人气得指着傅苒骂:“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糊涂蛋。”

        祁老夫人一直游说顾老夫人去福州呆一段时间,只是顾娴不愿意,所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顾娴冷哼一声说道:“娘,她现在是重孝,我也是怕你被冲撞了才拦着她的。”

        顾老夫人还能不能知道她那点心思,说道:“什么怕冲撞了,我都这么一大把年岁还怕什么冲撞,分明是你不喜欢趁机刁难。”

        “若是清舒知道你将傅先生拒之门外,她会怎么想?”

        说起这个顾娴就生气:“娘,我才是她亲娘,结果她对一个外人都比对我好。若不是清舒她能有现在的风光吗?”

        想到这里她就一阵心酸。那可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结果却将她当仇人似的,连两个孩子都不许她靠近。

        顾老夫人很是心累,说道:“你这样只会让清舒越发厌恶你。”

        “厌恶就厌恶,反正没这事她也不会搭理我。”

        说这话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心酸,因为清舒厌恶她连外孙跟外孙女她都见不到了。

        顾老夫人疲惫地闭上眼睛,说道:“你要再这么作下去,她们不仅不搭理你,等将来你动不了她们也不会管你。”

        顾娴敏锐地听到她们这两个字眼:“青鸾跟你说了什么?”

        到现在顾老夫人也没再瞒着她了,让她认清现实也许不敢再这么胡闹下去了:“我想将来让青鸾接你过去奉养,青鸾没答应。”

        顾娴冷哼一声说道:“你跟她说这个做什么?娘,我不用她们养老,若是少舟走在我前头我到时候抹了脖子跟着他一起走。”

        这些年她早看清楚两个女儿谁都指靠不上,能指靠的也只有丈夫了。丈夫没了,她也不愿看继子继媳妇的脸色一走了之。

        顾老夫人气得不行,说道:“那你不如现在就将我掐死,省得我日日为你这个孽障操心。”

        看她生气了,顾娴不敢再说了。

        顾娴的行为并没影响到傅苒,她带着石哥儿走走停停花了六天时间才回到府城。

        结果一回到家她听到傅翰广一家也搬进老宅了。

        傅苒将傅翰明与许氏两人叫了过来,看到傅翰明鼻青脸肿的不由问道:“谁打的?”

        傅翰明支支吾吾,许氏却没那么多的顾虑:“是爹跟娘。我们不同意翰广他们住进来,爹娘就追着夫君打。”

        傅苒也没多说,叫了管事的过来说道:“将傅荣辉与傅翰广都给我赶出去,现在就去办。”

        之前忍着是不想影响丧事,如今她爹都已经下葬了有人不愿再容这两个恶毒玩意在跟前晃荡。

        傅翰明一怔,许氏则是大喜。

        傅荣辉与傅翰广两夫妻就这么被赶出去。洛氏在门口破口大骂,结果被坠儿狠狠地收拾了一顿。

        打完以后坠儿怒骂道:“当年你们想下毒害我们家先生,若不是老太爷说家丑不可外扬先生早让你们蹲大狱了。现在还想死皮赖脸住在老宅,你怎么那么大的脸呢!”

        以前顾忌着傅老爷子很多事傅苒都忍着,如今老爷子已经不在了她也不想再委屈自己了。

        围观的人开始傅苒将他们赶出来还觉得傅苒有些过分,毕竟是亲哥哥跟亲嫂子。现在听到这话众人都能理解,谁敢跟想下毒害自己的人同住,又不是老寿星上吊嫌活得太长。

        傅荣辉与洛氏自然不认,说傅苒冤枉他们。

        坠儿说道:“冤枉你们?行,咱们现在就去衙门辩个真假,只要你们有这个胆。”

        见傅苒干净利落地将人赶走,许氏就差笑出声了。天知道她这几天忍得有多辛苦,只是她身为儿媳妇若赶走公爹婆婆不仅会被唾骂还会连累娘家。现在好了,这几个无耻的家伙终于被赶走了。

        傅翰明面上不显,但傅荣辉他们被赶走以后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他们在家中整日跟唱大戏似的,不仅累人还严重影响到几个孩子。

        坠儿将人打发走以后,就与傅苒说道:“先生,虽然已经隔了几年但你若要追究当年的事也还是可以的。”

        傅苒摇摇头说道:“算了,为了谦礼几兄弟也不能追究这事。”

        三代之内要有至亲犯了事是没资格科举的。现在坠儿对外这么说没关系,毕竟没有确凿的证据,可若是官府查实了傅谦礼他们几兄弟就不能再科考了。

        坠儿说道:“不告官可以,但绝不能绕过他们。”

        傅苒摇摇头说道:“这些年他们穷困潦倒,这已经是对他们最大的惩罚了。”

        坠儿说道:“就怕他们赖上大爷跟大奶奶了。”

        傅苒嗤笑一声说道:“我不会让他们去京城,就让他们跟着翰广吧!”

        这些年老爷子多亏了傅翰明跟许氏照料,为这点她也不会让傅荣辉这两人祸害了傅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