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2025章 一家团聚(1)

第2025章 一家团聚(1)

        腊月二十九,一大早就下雪了。先是下的细微的小雪珠,像白砂糖一样一把把地往下撒,没一会就越来越大像鹅毛一般轻飘飘地往下落。

        清舒打完拳后额头都起了一层细汗,进屋后还将外套给脱了。

        刚洗漱完福哥儿就过来了。

        清舒见他只一人,问道:“窈窈还没起来?”

        福哥儿一来窈窈就闹着要跟哥哥一起睡,清舒没同意结果顾老夫人一口应下了。

        “没有,我起来的时候她还睡得香呢!”

        虽然两人睡得一张床,但两人不盖一床被子。

        福哥儿看向清舒,说道:“娘,你不是说爹会过来跟我们一起过年吗?怎么还没到啊,是不是不会来了?”

        清舒说道:“若是不来那肯定是有要紧事脱不开身。”

        福哥儿面露失望。

        清舒揉了下他的头,笑着说道:“你爹明年就能回京了,以后我们每年都能一家人在一块过年。”

        福哥儿心情这才变好了一些:“娘,那咱们明天上午还包饺子吧?”

        清舒摇头道:“这儿跟京城不一样,这儿中午是正席。你想吃饺子,明天下午咱们一起包。”

        “叫上乐文舅舅一起。”

        “好。”

        用早饭的时候,清舒没见着青鸾不由笑了下。

        吃过早饭,顾老夫人不由问道:“景烯是不是有事耽搁不能过来了?”

        清舒摇头说道:“不清楚。不过他若来不了应该会派人送信来的。不过没来也无妨,反正明年他会调回京。”

        封月华关切地问道:“确定了?”

        顾霖是腊月二十六放假,他们一家人腊月二十七晚上到。不过回来以后封月华发现,家里的事井井有条都不用她费心思了。

        清舒点头道:“确定了,只是具体时间没定下来。”

        符景烯用了新式的武器剿灭了两群海贼后,其他的海贼得了消息立即挪了地盘,如今大明边境三百里内没有海贼了。不过符景烯的目标是一千里内没海贼的踪迹,而他现在也在为这个目标努力。

        封月华有些遗憾,若是当初丈夫去了福州现在肯定升了不止一级,可惜丈夫身体受伤去不了。

        午觉后清舒在书房陪着两个孩子练字,青鸾过来了。

        看着窈窈描的字,青鸾有些遗憾地说道:“福儿跟窈窈的字都写得真好,不像初初还跟狗爬似的。”

        到太丰县清舒陪着窈窈练字的时候,初初也跟着一起的。只是清舒要求严格字没写好就得重写,结果头一天初初就重写了二十张,到第二天死活不愿来了。哪怕青鸾打她也不来,最后这事不了了之。

        虽然清舒觉得青鸾太顺着孩子,但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她只能提建议而不能越过青鸾去管。

        清舒笑了下,说道:“多练就好了。”

        其实初初的字写得还是比较端正,只是跟福哥儿与窈窈比。福哥儿兄妹有清舒指点起点就比一般人高了,而他们两人从开始练字到现在每天最少练两刻钟,除非病得拿不动笔。

        见青鸾站在那儿不动,清舒就知道她有话要说了:“福儿、窈窈,你们好好写,娘出去一会。”

        兄妹两人点了下头。

        清舒与青鸾出去以后,兄妹两人并没窃窃私语而是低头认真练字。

        到了卧房,青鸾就与清舒说道:“姐,我听经业说姐夫这个月又打了一个大胜仗了。”

        谭经业昨日傍晚到的,比清舒预期的要早一日到,久别胜新婚所以用早饭的时候青鸾才没出现。

        清舒嗯了一声道:“是啊,怎么了?”

        “姐,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说呢?”

        清舒笑着道:“这次战事并不大,只剿灭了两百多的海贼,所以我就特意说。”

        青鸾有些兴奋地说道:“姐,姐夫从去了福州都是打的胜仗没打过一次败仗。”

        “之所以没有败绩都是托了皇上的福。若不是皇上着人研制出水上飞龙这样的神兵利器,景烯也不可能剿灭那些凶悍的海贼。”

        所以真正的功臣不是景烯也不是叶晓宇,而是当今圣上,没有他顶着压力投入大量的人力财力也没有现在的连番胜仗。

        听她这么一说,青鸾不由连连点头:“经业也说能遇到皇上这样的明君不仅是做臣子的福气,也是天下百姓之福。”

        皇帝大力整顿吏治,如今地方上的官员再不敢像以前那般肆无忌惮地贪污敛财了,百姓的日子比以前要好过了。

        清舒笑着转移了话题:“经业有没有与你说起老家的事?”

        青鸾点了下头道:“有,我那公爹又写信过来找经业要钱了。姐,我婆婆那性子我们几个妯娌都无法忍受,可我公爹却二十多年如一日对她好。”

        虽她对谭老爷也诸多不满,但在这方面却真的很佩服他。

        清舒说道:“他们夫妻精力的事旁人是无法理解。不过这也算是好事,谭老爷爱重妻子几个儿子耳濡目染之下对妻子也不会差。”

        青鸾摇摇头说道:“谭经魁对他妻子不好。”

        清舒笑着说道:“谭经魁品行不端,不能拿他来做比较,经业的大哥对他妻子应该是不错的。”

        这个青鸾没有否认,说道:“他们夫妻感情确实很好,不过我婆婆生病以后夫妻两人也经常吵架。”

        “你婆婆身体怎么样?”

        青鸾有些发愁,说道:“经业昨日与我说我那婆婆月初的时候病倒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旧病复发了。”

        谭经业非常喜欢现在的差事而且干得也很好。要谭太太现在死了他就得丁忧了,想到这个青鸾心情又不好了。

        清舒看她神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谭太太身体不好,总有那么一日的,等守完孝到时候再谋过差事就好。”

        谭太太就这两三年的事了,这个青鸾之前就知道。只是她觉得好的差事也是要机遇的,丁忧后再起复未必寻到这么称心如意的差事。

        青鸾很是恼火地说道:“经业自生下来就被她嫌弃现在还要被她影响仕途,想想我这心里就堵得慌。”

        清舒拍了下她的手,宽慰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青鸾,经业以前受过那么多的苦,你要好好对他。”

        不等青鸾回话,清舒突然起身疾步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