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1981章 有喜

第1981章 有喜

        小瑜又与清舒说了青山女学的事:“我即将任文华堂山上一职,不方便帮你照料青山女学的。”

        清舒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无妨,这次请的人与我相处得很好,她也将青山女学打理得很好。你现在啊好好接管文华堂,帮我跟易安挑选一些得用的人来。”

        “好。”

        跟着清舒聊了小半天就准备回去了,清舒让她留下吃饭却被被拒绝了:“不行,我怕在你家吃饭控制不住饭量。”

        “那等你减肥我再给你做好吃的。”

        小瑜赶紧摆手:“不行,减肥成功我也得控制食欲,不然我这一番罪就白受了。”

        清舒笑着说道:“哪有那么严重。你这次发胖是因为顿顿吃太好了,等你减肥成功偶尔吃一顿无妨的。”

        小瑜瞅着她纤细的腰,说道:“等我减到你这个样子的时候,到时候你再做一大桌我爱吃的。”

        “只要你坚持肯定可以。”

        小瑜笑着说道:“能再减少二十斤我就心满意足了,恢复到嫁人之前的身段是不可能的。”

        别说外面的人就是她都羡慕清舒了,完全看不出是生养了两个孩子的人,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还越来越好看。完全是逆生长了。

        清舒将小瑜送到门口,说道:“等过两日我带窈窈去看你跟孩子。”

        “你有时间?”

        清舒笑了,说道:“我肯定要休息几日的,不然身体吃不消。”

        差事要认真干,但也不能不拿身体当回事。

        封小瑜很高兴,说道:“那我等着你啊!”

        第二天清舒就去了衙门,与杨侍郎交了差后要了十天的假期。若是清舒不走海路,走陆路还得半个月才能到京。所以虽然清舒要的假有些多,但杨侍郎还是很痛快地批了。

        一得了假,清舒就进宫接孩子了。

        易安见到她就笑了,说道:“还以为你昨日就会来接窈窈回去呢?”

        “昨日太累了,我不想让窈窈看到我疲惫不堪的样子。”清舒问道:“今日怎么这般悠闲啊?之前每次来宫里,你都忙得脚不沾地。”

        易安指了下自己的肚子,说道:“有了。”

        “恭喜恭喜了。”

        易安苦着脸说道:“意料之中的事。身体调理好了就没再避着了一下就怀上了。我啊,肯定是遗传了我娘易孕的体质。”

        清舒笑着说道:“多少人想求都求不来,你还嫌弃呢!”

        “我不是说只生两个吗?但皇上说孩子多热闹,要我至少生三个。哼,感情受罪的不是他了。”

        清舒想起易安怀孕时遭的罪也是心有余悸,忙道:“不会的,一般来说头个孩子比较折腾,到后面就好多了。”

        “真的?”

        刚才那话是清舒宽慰易安的,事实上孕期反应主要是看当事人的体质,不过为了让易安放宽心她还是说道:“当然是真的。你没看到生二胎会顺当许多,这怀孕也一样。你这胎啊,肯定没像祯儿那般折腾了。”

        易安握着她的手说道:“小瑜说你讲话一向灵验,希望真如你所言这次不要再像上次那般遭罪了。”

        “不会的,肯定不会。”

        正说着话,傅苒带了孩子过来了。

        窈窈见到清舒就扑了过来,抱着她后眼泪扑哧扑哧地落,那委屈的模样让清舒心疼得不行。

        易安在旁说道:“这丫头刚进宫前五天挺好的,到第五天就说要回家,知道你跟福哥儿去了福州哭得不行说你们不要她了。为这还病了一场。”

        清舒越发愧疚了,紧紧搂着窈窈。

        窈窈哭够了后委屈巴巴地说道:“娘,我还以为你们不要我呢!”

        清舒摸着她头上的小揪揪,笑着说道:“你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只是你年岁太小经不起长途颠簸,所以才没带你。”

        窈窈平复了心情后问道:“娘,哥哥呢?你怎么没将哥哥带来。”

        易安这才想起自己忘记问这一茬了。

        “你哥的老师要在福州住一段时间,所以他得过完年才能回来。我回来之前啊,他还特意叮嘱我要你写信给他呢!”

        窈窈不高兴了,嘟囔着嘴说道:“他都不回来陪我,我不写信给他。”

        完全忘记自己压根不会写信这事。

        易安打趣道:“窈窈,你不是不写,而是不会吧?”

        这种激将法对窈窈一点用都没有,她说道:“反正我不写。”

        清舒笑着说道:“但是你哥给你挑了礼物啊,非常的漂亮。而为了给你买礼物,他将自己攒的钱都花光了。你若是不给他写信,他会很伤心的。”

        窈窈有些犹豫。

        易安故意插嘴,问道:“什么礼物吗?竟将福哥儿的零花钱都花了?”

        “是一套八音盒,做得非常漂亮,别说孩子就是我见了都喜欢。”清舒说道:“说起来番人的匠人心思确实比我们的多,做出来的东西五花八门。在这方面,我们的匠人就比人家逊色多了。”

        这点易安也深有体会,说道:“那些匠人思想固化总说要遵循老祖宗的规矩,这样的人又如何能造出新颖的东西来。”

        清舒笑着说道:“话不能这般说。年岁大的思想是顽固但年轻人还是很有创造力,只要给他们机会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这话让易安不由想到了叶晓宇,她点头道:“你说得也有道理,这方面我以后会多注意的。”

        见两人说个不停,窈窈有些着急地说道:“娘,我想看哥哥给我买的礼物。娘,我们回家吧!”

        易安说道:“吃过午饭再回去。”

        窈窈不愿意,催促着清舒道:“娘,咱们现在就回去。娘,明日你再来跟大姨说话吧!”

        清舒看她这迫不及待的样子,笑着说道:“我跟你大姨还有话说,你想看的话我让红姑现在去给去取来。”

        窈窈觉得这样也成,遂点头答应了。

        清舒与红姑说道:“除了八音盒,你再将那匹红色的缎子取了来。”

        等红姑走后,傅苒就与窈窈说道:“你那副画还没画完,将她画完了才能出宫。”

        她察觉到清舒有话要与易安说,所以要将窈窈带开。

        窈窈不乐意。

        在学习方面清舒是不会顺着她的,说道:“做事要有始有终,跟着阿婆去将画画完,等吃过午饭娘带你回家。”

        窈窈这才不情不愿地跟着傅苒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