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1974章 青灯古佛相伴

第1974章 青灯古佛相伴

        符景烯见清舒皱着眉头揉着肩膀,走上前给她捏了下肩膀。

        因为力道刚好,清舒觉得好受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年岁大了,稍微做多点事这肩膀就酸痛难忍。”

        符景烯说道:“什么年岁大了,是你平日写字太多所以现在写字时间稍微一长肩膀就会痛。等回京我教你一套功法,日日练习保准就不痛了。”

        “为何现在不教?”

        符景烯说道:“我得琢磨下编纂一套适合你的。”

        清舒听了笑着说道:“窈窈这丫头像着你聪明得很,就是太懒了不愿意学东西,回去以后我得好好整治整治她。”

        福哥儿更像她都一点,不过天资不如窈窈但后天很努力将来前程也不会差的。

        符景烯不仅没心疼,反而支持她的决定:“得好好管束,不能浪费了那么好的天资。”

        只天资好没有用的还得刻苦努力,不然再好天赋也会泯灭变得跟普通人一样。符景烯希望一双儿女都能成为人中龙凤,而不是靠着父母荫庇混吃等死的废物。

        清舒笑着说道:“好在老师进宫带大皇子了,要在家里肯定会干涉不让她习武了。”

        回去以后清舒就准备让窈窈习武了。就那丫头好吃怕疼的性子,到时候肯定得一番折腾。

        符景烯抱着她说道:“辛苦你了。”

        清舒也没谦虚,说道:“确实很辛苦。等你回京以后,两孩子我不管了都交给你了。”

        “好。”

        洗完澡上床符景烯黏着清舒,拗不过顺了她他的意。不过完事以后清舒浑身黏糊糊的难受得不行,又去洗了一回澡。

        再躺回到床上就不让符景烯近身了,说道:“这儿的天气比京城还热,要常年呆在这儿真受不了。”

        符景烯笑着说道:“你才来没多久自然不适应,这儿夏天风很大比京城凉爽多了。”

        这个问题清舒不讨论,她说道:“今日杜夫人与我说她明日会给我一个交代,也不知道是将这姑娘送去庵堂还是随便找个人家嫁了。”

        符景烯听她的语气有些讶异:“怎么,觉得她可怜?”

        他可知道清舒最不喜欢这种不自尊自爱的女子,像余婉清这样的应该被她厌恶才对。

        清舒嗯了一声说道:“我确实觉得她可怜。若是她亲娘在,肯定不会被养成这样了。”

        虽然行为让人看不上,但也是事出有因所以清舒对她并没那么厌恶。

        说完,她看向符景烯问道:“你不是对杜家的底细很清楚,这余婉清到底是被谁养大的?不仅没半点官家女的体统,行为举止也不像良家女子。”

        符景烯笑了,说道:“你眼神还真利索。数年前杜大人有个宠妾,那宠妾以前是个清倌人,是下面的官员送给他的。这女人也是个有手段的,让杜大人宠了好几年。不过她进府后就被灌了绝子汤,这女人很有心思知道杜大人疼爱这余婉清就想方设法笼络了她,还教她与杜妍争宠。就如你刚才所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姑娘多少被那妾氏给影响了。”

        清舒无语了,说道:“莫怪我觉得她行为举止违和呢!这杜大人……她姐九泉之下知道自己女儿被坑成这样,怕是恨不能从棺材里爬出来了。”

        符景烯却不这么认为:“也是这小姑娘是个蠢的妾自身秉性有问题,不然也不会跟一个妾氏亲近。”

        只要是聪明的都该离那些妾氏远远的,更不要说这样出身的妾氏了。

        清舒摇头道:“小孩子知道什么啊?就说咱窈窈,这丫头特别贪嘴根本不知道节制,老师跟易安说小孩子胖些更漂亮她就信以为真了。没人教导她,自以为那妾氏是真心对她好也就听了她的话。”

        大部分的孩子都会受环境的影响,只要极少数聪慧的不被人影响。

        符景烯笑着说道:“咱家姑娘很胖吗?”

        “我来京的时候控制她不准多吃零嘴,不过在宫里呆上三个月估计回去的时候会胖一圈。”

        符景烯笑着说道:“没事,等习武以后就会瘦下去的。”

        清舒点点头后看向符景烯说道:“咱们就是为了孩子也得好好的。”

        “那肯定的,我可是要跟你白头偕老的。不过等孩子长大以后婚嫁了咱就不要管了。你不是一直想像夏岚一样云游四海吗?到时候我带你去各处走走。”

        清舒笑着说道:“现在就说三四十年后的事太早了。”

        夫妻两人又说了会体己话就躺下睡觉了。

        第二天清舒又去了海关衙门,上午收了杜夫人的拜帖。看了拜帖,她对红姑说:“你去与他说我下午申时初会回家。”

        按照约定的时间清舒回了家,到家后才知道杜夫人两刻钟之前就到了。

        一见到清舒,杜夫人就连声道歉:“符夫人,昨日真是对不住了,我也没想到那丫头竟这般不成体统。不过你放心,她以后再不会叨唠你了。”

        清舒坐下后问道:“不知道杜夫人怎么处置她?”

        杜夫人说道:“我清晨就将她送去了庵堂,以后就让她以后与青灯古佛相伴。”

        清舒摇摇头说道:“杜夫人,余姑娘虽行为不检但若因为此事毁了一生我会良心不安的。”

        余婉清成为这个样子杜夫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余婉清父母双亡寄住在杜家的情况下,她这个舅母是负有教导责任的。她自己没时间跟精力管也能理解,但也该为余婉清选一个品性端正通人情世故的婆子教导她。结果她不闻不问,那个妾氏利用余婉清争宠后她竟将余婉清给恨上了。

        杜夫人一愣,她没想到清舒会这般说。

        清舒继续说道:“昨日余姑娘的行为确实有些过了,严惩一番是有必要的,但送去佛堂就太残忍了。”

        杜夫人强笑着与清舒寒暄了几句就告辞回去了。

        红姑有些不解地问道:“夫人,你为何要放过这余婉清?”

        清舒嗤笑一声说道:“杜夫人是按察使的当家主母,府里的丫鬟婆子谁敢不听她的话。若不是她有心放水,余婉清岂能跑到我跟前说那么一番话。她想借我的手将余婉清这个眼中钉给除掉,我怎么可能如了她的意。”

        主要是余婉清跟巩琦玉有本质上的区别。这姑娘纯粹就是被人养歪了导致三观不正,本身并没杀伤力,而巩琦玉却是心狠手辣不将人命放在眼里。所以,她愿意放余婉清一马。

        其实只要符景烯没纳妾的心思,再多的余婉清也不足为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