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1755章 凯旋而归(1)

第1755章 凯旋而归(1)

        岑参将站在甲板上,远远的就看见插在山顶的军旗,他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虽然相信元铁不会骗自己,但没有亲眼所见还是有些忐忑。

        因为黑岩岛周边很多暗礁大船不敢靠近,所以岑参将指派了两个人先去报信。

        得了消息,元铁就派了肖凯去将大船带进岛来。

        见到元铁,岑参将看他走路虎虎生风顿时放心了:“将军,黑胡子一干人都被杀死了吗?”

        元铁点头说道:“黑胡子跟章宇行两人都被总兵大人杀了。”

        罗宇星其实不是被符景烯杀的,而是受了酷刑熬不过当天夜里就死了,也是如此罗勇毅第二天才那般干脆地去了吕宋。

        岑参将惊呆了,半响后问道:“总兵怎么杀的他们?”

        具体过程元铁也不清楚,而符景烯也不可能告诉他们:“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都是死在符总兵手中。”

        “总兵大人现在在哪?”

        元铁说道:“总兵大人受伤了现在在歇息,你晚些过去见他。”

        岑参将忙说道:“我带了石大夫来,让他给总兵大人看看伤吧!”

        这位石大夫是福州城内最会治外伤的大夫。也是防备元铁受伤,所以他威逼利诱让这位石大夫过来。

        正如元铁所说符景烯正在睡觉。也因为他这两日伤势有所好转,老八并没叫醒他,而是让大夫先去救治别的伤员。

        坐下以后,岑参将有些不解地问道:“将军,为何这次攻打黑岩岛要瞒着我们?”

        “怕走漏消息。”

        岑参将一下就明白过来,问道:“将军的意思是我们军中有黑岩岛的耳目?不可能,海贼哪有这个本事。”

        元铁说道:“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们只要买通一两个商户,然后借这些人的手打探我军情报,我军有什么异动他们自清楚了。”

        岑参将沉着脸说道:“莫怪五年前我们带兵攻打会失败,原来这些人早得了消息做了准备。”

        顿了下,岑参将说道:“将军,这些害群之马一定要抓出来。”

        元铁点头说道:“等这次回去我们也将福州城清一清了。”

        “就怕那姓杜的又不愿意。”

        福建总督被撤以后,皇帝就没再指派人来任这个职,所以福州如今是布政使管着省内的事务,不过军政分家他管不到军中。

        元铁笑着说道:“这次由总兵大人去交涉,我相信他会同意的。”

        这符总兵可是皇帝跟前的红人,姓杜的最识时务肯定会卖这个面子。

        “若如此那就再好不过了。”

        傍晚的时候岑参将见到了符景烯,进屋以后就躬身道:“末将拜见总兵大人。”

        这态度可比之前恭敬多了。符景烯有些感慨,军中果然是看实力的地方:“不用多礼,坐吧!”

        岑参将说道:“总兵大人,听闻你受伤了,正好我带了擅治外伤的石大夫来。”

        符景烯也不是讳疾忌医的,他点头道:“让他给我看看。”

        石大夫检查了两道伤口后说道:“大人,你胳膊上的伤没大碍上药就行。后背上的伤却有些麻烦,我必须重新给你清洗干净再上药。”

        符景烯说道:“那就麻烦大夫了。”

        石大夫说道:“会比较疼,总兵大人你忍着点。”

        哪里是会比较疼,都快要疼死了。

        看着符景烯满头大汗额头手臂青筋都起来,老八非常焦虑地说道:“石大夫,我家主子受不了了。”

        符景烯忍着那蚀骨的疼痛,哑着声音说道:“拿毛巾塞我嘴里。”

        石大夫小心翼翼将伤口里面的黑色东西清出来,然后再用酒精擦拭伤口。

        符景烯痛得面容都有些扭曲了。

        重新用纱布包扎好伤口,石大夫说道:“大人,以后每日只要换一次药就好。”

        老八原本看符景烯这般痛苦对石大夫有些不满,现在也不敢再质疑了。

        李伟利关切地问道:“不用开药吃吗?”

        他们受伤谁不是躺床上喝个三五天的苦汤子。这有大夫医治有药吃还算好,最怕就是受伤都无人管。

        石大人笑着说道:“要的,只是这儿不方便先吃药丸,等回福州城再开方子。”

        “没有关系吗?”

        石大夫说道:“符大人体质异于常人,不会有事的。”

        他看着符景烯疲惫不堪的模样说道:“大人若是哪里不舒服要立即叫我。”

        符景烯点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岑参将将大夫叫到自个屋内,问道:“石大夫,你刚说总兵大人的体质强于常人,这话是何意思?”

        石大夫笑着说道:“符大人的恢复能力比一般人要强得多。”

        “石大夫,你知道什么原因吗?”

        “这个老朽就无从得知了。”

        其实他心里有猜测。有这样好恢复能力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吃了什么好东西让身体变得特别好,二是修习了上等的内功心法。只是做大夫的除了医术还有就是嘴巴得严,不然容易惹来杀身之祸。

        岑参也没想过询问符景烯,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晚上睡觉的时候,老八闷闷地说道:“老爷,咱们回到福州是继续留在军营,还是回总兵府?”

        “你说呢?”

        老八说道:“老爷,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大人,你还是赶紧告诉我,我也好做安排。”

        “养伤自然是在总兵府最好了。”

        老八看着他说道:“咱们若是回总兵府住,老夫人知道你受伤肯定会来探望你的,到时候你怎么解释?”

        与其说是给祁老夫人解释,不若说是给清舒解释。

        符景烯看着他这幸灾乐祸的样子,说道:“若是回去再晕船,别想再从我这儿拿到晕船药。”

        老八可不稀罕,罗统领可说了晕船也就头回,好了就不会再晕了。

        符景烯看到老八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有些心塞:“天色不早赶紧睡觉,明早咱们就要赶回去了。”

        老八点点头后说道:“老爷,下次你要再出海,我到时候不能再陪你一起了。”

        “我这次也说让你不要跟着来,是你自己不乐意非要跟着来。”

        老八被噎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