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1641章 作画(3)

第1641章 作画(3)

        清舒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将这幅画画好,放下画笔清舒长出了一口气:“这画画可比写字累多了。”

        幸好她专攻的是书法,若是画画都担心坚持不下去。

        红姑看着清舒这幅画,赞叹道:“太太,你这画得可真好。”

        清舒的这幅画是以易安的闺房为背景的,然后五个人围绕着一张桌子坐。坐在正中间是穿着青莲色夏衫什么配饰都没戴的易安,一脸戏虐地看着对面的封小瑜;而封小瑜穿着一身繁复华丽的长裙,正怒瞪着易安;清舒靠在椅子上,笑眯眯地看着两人;斓曦却是一脸的无奈,从她的表情可看出这样的场景经常发生;夏岚脸上噙着一抹笑意,手里还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那模样说不出的惬意。

        晚上符景烯回来,看到这幅画笑着说道:“很温馨,不过夏姑娘当时是在喝茶吗?”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

        清舒问道:“这幅画与夏岚的相比如何?”

        符景烯在考虑怎么说才不会太过打击清舒。

        看他这个样子,清舒笑了下说道:“我志不在此,只是想通过这两幅画的对比找出自己薄弱的地方加以更正,这样将来也能有所进步。”

        符景烯笑着:“论画功以及技巧你是远比不上夏姑娘的。不过你这幅画充满了感情,这方面比她的要好。”

        清舒笑了下,这完全就是安慰了。

        符景烯沉默了下问道:“清舒,你以后与夏姑娘通信时不要询问她家庭上的事。”

        其实这几年,她与夏岚通信也只是聊画以及各地风俗民情这些,不问私事的。不过符景烯这般问,她不解道:“这话是何意?”

        符景烯说道:“这个公孙铭城不仅瘦小还矮,才华也一般,夏姑娘与他并不般配。”

        “哪里不般配了。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公孙先生能找了夏岚三年然后又跟她在外她游历三年,这份情谊就值得嫁了了。”

        符景烯说道:“清舒,你会为了感动嫁给我吗?”

        “不会。”

        当初会嫁给符景烯,一来是放心他,而也是感恩以及有了情意。

        符景烯说道:“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以后不管是皇后还是郡主夏岚,她们夫妻之间的事咱们不要管。”

        清舒失笑道:“放心,自家的事都应付不过来哪还有空去管别家的事。再者,小瑜已经想通了以后也不用我们管了。”

        至于易安,就是她想帮忙也不敢将手伸那么长。

        夫妻两人正说着话,突然香秀跑进来激动地说道:“老爷、太太,姑娘会叫人了。”

        “什么?”

        香秀欢喜地上说道:“姑娘刚才叫了爹……”

        她的话一落,屋子就看不见符景烯的人影了。清舒比较淡定,不急不慢地去了西厢房。

        符景烯抱着窈窈说道:“闺女,叫爹,叫一声爹来听下。”

        “爹。”

        “再叫一声来听。”

        窈窈很配合,脆生生道:“爹、爹……”

        看着他激动的模样清舒哭笑不得,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头回当爹,不然哪会这么激动。

        符景烯转过头看向清舒,欢天喜地地说道:“清舒,窈窈她开口叫的第一声是爹。”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孩子开口头个叫的不是爹就是娘了。”

        大部分是这样,当然也有少部分爹娘不在身边或者由长辈带的。

        话是如此,符景烯还是很高兴。

        芭蕉小声提醒道:“老爷、太太,傅先生带着哥儿过来了。”

        福哥儿一看到他们就挣脱开傅苒的手,欢天喜地地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叫着爹娘,然后扑在符景烯身上。

        符景烯一把将福哥儿捞起来,这样他左手窈窈右手福哥儿。

        清舒看着他心满意足的模样,脸上的笑容越发深了:“景烯,你带着两孩子在这儿玩,我与老师说一会话。”

        两人进了屋,清舒问道:“老师,那图册卖得怎么样?没有积压在手里吧!”

        上次她与小瑜聊过后她就提议让傅苒画图册卖,一套五本的图册三十六两银子。以前带三个孩子比较累,如今只福哥儿很轻松。所以傅苒现在时间还挺多的,她也就试着画了几本。

        易安笑着说道:“英国公世子夫人一个人就要买三套,另外两位与世子夫人交好的太太也各预定了一套。”

        “有人买就好就好。”

        傅苒笑着说道:“若是没人要,到时候可以给你拿去送人,这图册送人也体面。”

        清舒才不会白要她的东西:“这个铺子现在每个月收益还不错吧??”

        傅苒点点头道:“这个铺子每个月有三四十两的收益,家里每个月家里的开销大概在二十两左右,剩下的钱都可以省下来。”

        傅翰明在字画铺当差,每个月都有工钱拿的。而傅老太爷纯粹凑热闹的所以没有工钱;不过他字画不错经常有人找他写字作画,铺子里得手续费其他都是他自个的。

        顿了下,傅苒道:“你师弟原本说要将俸禄交到公中去,我没要要让他存着供日常交际使用。可这孩子实诚,这些钱愣是一分没动都攒起来说办酒席。”

        之所以不愿让傅敬泽将钱交到公中,是因为傅翰明一家人住在家中。侄子一家人吃她的用她的没关系,但要敬泽供着就不妥了。

        清舒笑着说道:“老师,咱们可不能让师弟成为书呆子啊!”

        符景烯现在就有书呆子的这个倾向了。

        傅苒无所谓地说道:“书呆子就书呆子,反正这辈子也没指靠他在仕途上有所成就。”

        只要他好好跟公主过日子,哪怕是书呆子也没人敢欺负他。

        想到这里,她蹙着眉头说道:“上个月傅老根托人写信给敬泽,说敬泽娘摔断腿没钱治腿,让他寄一些银子回去。”

        “真摔还是装的?”

        傅苒嗤笑道:“腿是真受伤了,不过不是摔的而是被傅老根打得,目的就是要敬泽寄钱回去好让他能过着持久和肉的好日子。”

        清舒不由说道:“我记得老师你曾经说过,傅老根跟他媳妇都是老实本分的孩子过继后不会闹什么事!”

        “当初是真的老实本分,只是人是变的。很多人得了一百两就想要一千两,得了一千两就想要一万两。”

        人的欲望是填不满的。所以只有压制欲望,而没有说能消除欲望。

        ps:第三更会比较晚,大家明天再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