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1596章

第1596章

        在回家的路上,符景烯抱着窈窈笑问道:“清舒,那凤冠漂亮吗?”

        清舒赞叹道:“美轮美奂巧夺天工,就是有些重。不过这次皇上真是用了心,不管是嫁衣还是凤冠都做得很漂亮。”

        符景烯说道:“赐婚圣旨下了以后皇上就开始考虑嫁衣与凤冠的事了。也是现在国库空虚只能从简,不然皇上定会举办盛大的婚礼。”

        清舒听了忙说道:“那还是简单一些好,不然穿着那么厚的衣裳在顶着凤冠一天下来整个人都要累瘫了。”

        符景烯闻言说道:“若是按照前朝的规矩遵循古礼成亲,得办个三天三夜。我朝的婚礼已经简化了许多,这次皇上又发了话说一切从简,我相信邬姑娘应该支撑得住。”

        清舒皱着眉头说道:“你说这是谁整这么多的规矩,我看啊纯粹就是折腾人。”

        符景烯笑了下,与清舒说了一件事:“国公爷上了请封世子的折子,这事你知道吗?”

        清舒点了下头,说话的声音都不由低了:“知道,易安上午就与我说了,因为这事她昨晚都没睡好。”

        符景烯有些奇怪地问道:“虽然皇上还没批复,但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她还有什么可愁的?”

        清舒将易安的担忧说了,说完后道:“她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祖母跟干娘年岁大了,身边没人照顾确实让人不放心。”

        符景烯笑着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为难的事,这事很好处理。习氏的心愿是希望儿子能平安过一生,那就让他回京任职。他今年也十五岁了,在普通农户家里这个年岁已经能顶起门户了,他留在家里照顾两位老人肯定没问题。”

        清舒有些不放心:“他自己都还是个孩子,让他留下,怕还得祖母跟干娘照顾他。”

        符景烯却是说道:“照顾他也行啊,反正只要留个小辈在身边能照应着就行。还有邬鸿昀今年十五岁了,等出孝就要娶妻了。到时候老夫人跟夫人两人也有事可干了。”

        清舒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说道:“行,那我过两日跟易安提下。”

        符景烯嗯了一声说道:“你们不要总觉得孩子们年岁小不扛事,其实他们远比你们想象的要能干与坚强。”

        一到家,芭蕉就过来与清舒回禀了一件事:“太太,刚才玮大爷跟玮大奶奶过来了。”

        “说了什么事没有?”

        芭蕉摇头说道:“没有,他们就是过来看望太太与姑娘的。”

        “下去吧!”

        符景烯将窈窈放在地上让她自己爬,然后与清舒说道:“三叔眼光还不错,娶了个好儿媳。”

        乐玮跟陆氏去年十一月到的京城。这半年多也来过几次符府,有次符景烯正好休沐在家也见了他们夫妻。

        清舒点头道:“是,炜哥媳妇确实不错,行事有章法人也大气。”

        符景烯有些奇了,说道:“挑儿媳妇的眼光这么好,怎么选的女婿那般不堪呢?”

        那个万翰采,真的没眼看。

        清舒摇摇头道:“乐玮媳妇是很好,但乐书的媳妇却不怎么样,所以乐玮能娶到陆氏也有运气在里面。”

        符景烯却觉得无所谓,说道:“林乐书跟他媳妇不好也无所谓,他们这一支以后主要还得靠乐玮跟乐文两兄弟。不过文哥儿有主见有想法倒不用你操心。”

        “我操什么心,他有父有母的哪轮得这我操心。”

        符景烯笑着问道:“不管了,连林博远也不管了?”

        清舒摇摇头说道:“不管了,福哥儿跟窈窈我都管不过来哪还有精力去管他。而且三叔性情宽厚,乐玮妻子也是明事理好说话的人,他与三房的人一起生活更好的。”

        第二天清舒没去国公府,而是去了青山女学。按照当初的约定,这些学生在女学学满四年就得出去找工。不过有一些表现特别优秀的,很快就会被挑选出来。到现在为止,第一批已经被挑出走了九个。

        清舒到青山女学正是上课时间,所以整个学堂很安静。她叫来了费姑姑问道:“你说有人来咱们女学招工,具体怎么回事与我详细说来。”

        其实过程并不复杂。就是有个姓黎的女子到青山女学找费姑姑说她准备在京城开一家茶馆,想在青山女学招些孩子去做工。

        费嬷嬷说道:“我已经着人打听过了,此人姓黎名曼菲,娘家在沂洲后嫁到阳城。成亲三年丈夫就去世了,留下一个儿子。”

        “她在京城有什么亲戚?”

        在京城开铺子,特别是开茶馆没有大的靠山可罩不住。

        费姑姑迟疑了下变说道:“搭上了卫国公夫人的路子,不过她会来我们女学招工是舒家大奶奶帮着牵的线。”

        清舒点点头说道:“等我确定她的身份没问题,到时可将这事告诉甲班的学生,是去做工还是留下继续学习由她们自己决定。”

        对于来招工的人,清舒都要将对方的底细查得清清楚楚,然后还要有人作保。之所以这般严格也防备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借着招工的名义将学生骗走卖掉。

        “是,山长。”

        清舒笑了下问道:“侯佳现在还会时常过来吗?”

        “她一个月都会来一次,而且每次来都不空手的。我说了好几次,可她就不听。”

        侯佳对女学的事也特别上心。黎娘子想开茶楼准备招工的事就是她无意之中听舒大奶奶提的,然后她就央求舒大奶奶帮忙。

        清舒笑着说道:“这孩子也是有心了。无妨,想做什么都随她吧!”

        费姑姑犹豫了下问道:“山长,不知道苏先生什么时候能回来?”

        “没那么快,最早也得明年了。怎么,想她了?”

        费姑姑笑着说道:“是啊,说起来苏先生离京已经半年多了。”

        原先她与苏先生两人,她管着后勤跟一些杂事,苏先生管教学,两人分工明确合作得很好。结果接替苏先生的那位卓先生很喜欢管事,什么都要插一手。次数多了费姑姑特别烦她,也迫切地希望苏先生能早些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