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1574章 归家(2)

第1574章 归家(2)

        符景烯在家吃过早饭就进宫去了。

        青鸾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姐,姐夫既然回来了,我回家住吧!”

        清舒笑着说道:“你要觉得住在这儿不方便搬去跟老师住吧,她那儿还有两间屋子空着。”

        这儿不同金鱼胡同,没那么多空宅子。

        青鸾犹豫了下还是摇头道:“不了,我还是回去吧!”

        “那行,等你到预产期我过去陪你。”清舒宽慰她道:“你要实在不放心过几日就请了稳婆在家候着。等你发作就着人来送信,我过去陪你。”

        青鸾听到这话又有些紧张了。

        清舒真觉得她抗压能力太弱了,说道:“不用紧张,黄大夫不是说了只要保持愉悦的心情孩子会顺利生下来的。”

        顿了下,清舒说道:“要不这样,我让阿蛮跟你回家。”

        青鸾心头一喜,不过很快摇头道:“姐夫跟福儿习惯吃阿蛮做的菜,她要跟我回家他们怎么办?姐,我会调整好自己的。”

        清舒道:“那就好,等你生了以后我再让阿蛮去照顾你。”

        “不用不用,彭婶的厨艺也可以的。”

        清舒解释道:“我生福哥儿跟窈窈都是她伺候的月子,她有经验。到时候给你做的饭菜既好吃有营养,还不会让你长肉。”

        后面那句话深深地打动了青鸾,不过她还是说道:“姐,那你们到时候怎么办啊?”

        “香秀的厨艺也不错,不行的话还有我。也就一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青鸾没再反对了。主要是她现在已经胖了不少,要月子期间再胖都没法见人了。

        清舒说道:“你也让彭婶跟着阿蛮好好学,等下次你坐月子她也就有经验了。”

        “好。”

        符景烯一入皇宫,皇帝就召见了他。

        皇帝打量了下他说道:“都说江南养人,这话怕是有水分,你在金陵呆了几个月怎么不仅没长肉反而瘦了。”

        符景烯唬着脸说道:“皇上,臣去办差的,不是去游山玩水修养身体的。”

        其实他们一行人除了符景烯其他都胖了,特别是老八这个吃货,脸都成圆的了。

        皇帝点头笑着说道:“景烯,这一趟收获颇丰。”

        抄家得了一千五百多万两银子,这次拍卖会也卖得三百多万的银子,另外还有不少的珍品被送回来。

        当然也有不和谐的声音,有御史弹劾符景烯利用钦差的身份中饱私囊,要求皇帝彻查。然后被皇帝打了二十大板,朝堂再没人敢非议此事了。

        符景烯摇头说道:“只是追缴回了一年的税银。”

        皇帝说道:“比我预期的多了近一倍。”

        之前他预期追回一千万就不错了,现在得了一千八百多万已经很满意了。有了这笔钱许多事可以施展开了。

        符景烯沉默了下说道:“皇上,微臣得了个抄家钦差的名头。以后还是别再委派臣外出公干了,不然我怕得遗臭千年了。”

        皇帝哈哈大笑:“抄家钦差?那你是抄家钦差,我岂不成了抄家皇帝?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符景烯还能说什么。

        皇帝说道:“古长岭上折子说要致仕,我准备批了。”

        符景烯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他摇头说道:“皇上,凭借着之前立下的功劳我做这个侍郎是够,但任一部尚书还差了些格。”

        “怎么了,怕了?”

        符景烯摇头道:“不是怕了,而是觉得步子不能迈得太急得缓一缓大人。皇上,古尚书也不管事,微臣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

        他的能力足够胜任这尚书之位的,但官场喜欢将排资论辈,他到底还是太年轻资历浅根基薄。所以缓几年也无妨,省得清舒整日担心。

        皇帝见状道:“既你不愿那就算了,这次给你放假到正月初六。”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了,符景烯诚心诚意地说道:“谢皇上恩典。”

        不能升官,自然要在其他地方补偿了。皇帝不仅赐了内务府新制的精美首饰跟上贡的绫罗绸缎,还赐了一株红珊瑚,另外还有一大箱子的孤本。

        符景烯看着那近两尺高的红珊瑚,说道:“这东西漂亮,咱们就摆放在卧房内吧!”

        “这东西太显眼了还是收起来稳妥。”

        符景烯笑着道:“这是皇上赏赐的,又不是我们自个买的,怕什么。对练,我记得你就有一株红珊瑚正好凑成一对。”

        清舒笑着说道:“那红珊瑚我是准备以后给窈窈作嫁妆呢!”

        符景烯闻言却是说道:“清舒,有好东西你自个用。女儿以后想要好东西,凭自个本事赚去。还有,以后也不要给闺女准备太多的嫁妆,省得她生了惰性。”

        清舒:……

        “你不怕以后你闺女怨你啊?”

        符景烯想也不想就说道:“她要为此事怨我,表明她既不孝还愚笨无能,那我一文钱都不想给她。要有本事,也不会要着我们的东西。”

        听到这话,清舒不由感叹道:“你说得也对,嫁妆给太多未必是好事,容易让孩子心生依赖心理。”

        符景烯多敏锐的人,听到这话不由问道:“青鸾又让你做什么了?”

        “没什么。”

        符景烯笑了下说道:“你不说,我等会问红姑也知道。”

        清舒摇头道:“真没什么。她与我说生完孩子后想做生意,问我做什么生意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应她。”

        符景烯不解地问道:“她每年都有大几千两的入账,夫妻两人又没什么大的开销怎么会手头紧?”

        清舒不想将之前的事告诉他,于是含糊地说道:“这不是有孩子了吗?她看我们在福哥儿身上花费那么大有了危机感,所以想多存点钱。”

        “这有什么可比的?我家福哥儿吃穿用度相对普通人家而言是很好,但跟皇子王孙比就很寒酸了。”

        清舒打着哈哈道:“怀孕的人喜欢东想西想,咱们多理解一下。”

        符景烯没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清舒,这次皇上给我放了大假,让我休假到正月初六。”

        清舒笑着说道:“说是放假到初六,可若有事还不一样要召你进宫。”

        “不会,没什么大事不会召我去的。”

        清舒对此不抱期望,省得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既皇上给你放下,那你带福哥儿出去玩几天,孩子总拘在家也不行。”

        不管男孩女孩都不能一年到头拘在家里不出去,不然容易养成胆小怯弱的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