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1541章 每逢佳节倍思亲

第1541章 每逢佳节倍思亲

        皎洁的月光洒落在院子中,与院中桌子上的红烛交相映辉。

        符景烯看着一闪一闪的红烛,突然与旁边的老八说道:“在京城的时候,拜完月太太总要我与福哥儿一起守着红烛一刻钟。说这样,来年还能一起拜月。”

        老八有些讶异地说道:“我没听说过这个风俗。”

        “这不是风俗,是太太的一个愿望,可惜总是让她失望。”

        老八笑着说道:“老爷你不是说这是最后一次出公差吗?以后啊,你年年陪太太过端午中秋。”

        符景烯点了点头。

        守了一会夜,符景烯就伸手拿了个柚子吃。这柚子水份很足,味道清甜,是难得的佳品。

        老八也吃了半个,吃完后抹了下嘴道:“老爷,自住到这个小院以后我觉得以前吃的都是猪食。”

        饭菜是自己做的不论,但送过来的水果以及点心味道真的没话说。反正他每次都吃会撑,一个多月胖了好几斤。

        符景烯却是摇头说道:“这点心没太太做得好吃。”

        老八取了一块白玉糕,一边吃一边说道:“太太做的糕点味道却是不错,但跟我们现在吃的稍微差一点。”

        符景烯看他狼吞虎咽的,说道:“既你觉得太太做的糕点不好吃,那回去以后就不要吃了。”

        老八一个激灵,他怎么忘记自家主子最听不得太太不好的话,赶紧描补回来:“老爷,小的刚才说错了,太太做的饭菜跟糕点是天底下最好吃的。”

        “真的,若是有半句虚言就让我以后每日都吃猪食。”

        看他这活宝的样子,符景烯无奈地摇了摇头。

        夜幕渐渐降临,院中的瓜果以及各色吃食都收了起来。符景烯躺在床上没睡意,忍不住爬起来看月亮。

        老八听到动静披着衣服从外面走进来,见他坐在窗前看月:“老爷,天色晚上了改日再看月吧!”

        符景烯没睡意,说道:“你说窈窈会长得像谁?”

        老八哭笑不得,说道:“老爷,我又没见过姑娘哪知道他长得什么样?不过这孩子不是像爹就是像娘了。哥儿长得像你,姑娘可能就像太太一些。”

        符景烯对这个回答很满意。女儿还是像清舒一些好,要像他就太英气了一些。女孩子还是柔美一些好,至少外表看起来要温柔无害别太刚强了。像邬易安这样的,就容易吃亏。

        老八坐在他旁边说道:“老爷,你想太太跟姑娘他们了?”

        符景烯点点头道:“是,想太太跟福儿他们了。”

        他相信,清舒今晚肯定也很想念他了。

        老八说道:“老爷,等这儿的事了了咱们就可以回京了。到时候你跟皇上请一个月假,天天在家陪哥儿跟姑娘。”

        符景烯倒是想呢,可惜皇帝是不会同意的。能放个三五日假就不错了,一个月想都不要想。

        老八困得不行,一边与符景烯说话一边打着哈欠。

        符景烯看他这样道:“你不要陪我了,赶紧去睡吧!明天咱们还得去见盐帮老帮主。”

        官员跟盐商这边找不到破绽,所以就将目标放在盐帮。当然,他知道盐帮那边也找不到什么问题,不过还是要走一趟。

        第二日两人就去了盐帮。盐帮的老帮主倒是见了他,不过也是打太极,不管符景烯如何利诱都说自己已经不管事了。

        符景烯空手而归了。

        盐帮的老帮主看着他的背景,与站在他旁边的义子说道:“去跟瞿公子说,这个人很危险,咱们必须小心防范。”

        他的义子有些不明白,说道:“义父,他怎么就很危险呢?”

        这些年朝廷不知道派了多少钦差来查盐税,最后不是被他们收买了就是灰溜溜地空手回去了。

        “你去告诉瞿公子即可。”

        虽然符景烯看起来无害,但老帮主直觉他很危险。这些年他都是靠着直觉躲避了许多的危险,所以他不敢掉以轻心。

        回到小院,符景烯累得靠在藤椅上。官商盐帮,这三者没一个是好对付的,查了一个多月都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也幸亏皇上三年前就开始布局,不然单靠他这次肯定无功而返了。

        柯衡进来以后,压低声音与符景烯说道:“大人,我们离开没多久何苑就收到了一封信。”

        说完,他将信给奉上。

        老八接过来颠了下,发现轻飘飘的这才拆开了信。检查一番确定信没问题,这才交给符景烯。

        将信展开,就见这上面画着一只手。

        老八摸不着头脑,问道:“老爷,这什么意思?”

        符景烯却是一笑,说道:“没什么意思。”

        老八跟柯衡不知道他却看懂了,这意思是东西已经到手了,这东西自然指的是他们走私的账本了。

        其实符景烯这次来江南查其实就是个耙子,吸引所有人注意的耙子,真正搜集证据的事另外一拨人。

        过了两日,骆总督突然派人去请金陵数得上号的富商。而且不许停留,必须跟着来人去总督府。

        这些富商想推辞不去,却被总督府的府兵强行带走了。

        到了总督府才知道原来是山西旱灾,皇帝要骆总督在江南筹两百万的善款购置粮食救济灾民。这善款,自要要他们捐了。

        得知原因这些人心里就不怕,要钱不怕,要命才可怕。

        瞿公子正在院中的荷花亭里与友人手谈,听到下属说钦差大人带兵闯进来他放下棋子说道:“淳于兄,今日就到这儿,过两日我去找你咱们继续。”

        这位姓淳于的男子起身,拱手笑着说道:“那我就在家里等候瞿弟的到来。”

        等对方走到两步,瞿公子突然说道:“淳于兄,稍等一下。”

        淳于转过身来问道:“瞿弟可还有事?”

        瞿公子指了下桌子上的棋盘以及棋子,说道:“莫兄之前与我说喜欢这棋盘,今日我就将它送给淳于兄。”

        见他推辞,瞿公子说道:“有道是美酒赠英雄红粉赠佳人,淳于兄,若是你当我是朋友就不要拒绝。”

        淳于笑着说道:“你上次不是说最喜欢这棋盘吗?为何今日舍得将它送给我呢?”

        “想送就送,哪那么多为什么呢?”

        淳于听到这话大笑,双手拱了下说道:“那就多谢瞿弟了。”

        没等淳于离开,符景烯就带着一队官兵进来了。他看向瞿山辉说道:“瞿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瞿山辉看到这架势就知道符景烯是找到了证据,不过他并不慌乱,反而很平静地说道:“钦差大人,这是我朋友淳于公子。今日过来与我切磋棋艺,还请钦差大人能放他回去。”

        淳于棋艺高超在金陵非常有名,符景烯也无意为难他:“淳于先生,将东西放下你可以离开。”

        淳于说道:“这棋盘是瞿公子送我的,你无权要我放下。”

        符景烯说道:“这宅子内所有的东西都是赃款,你说我有没有权利让你将这棋盘跟棋子放下?”

        ps:今天带孩子出去玩,大宝跟我们走散了,命都被吓得丢了半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