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1476章 狭隘的思想(1)

第1476章 狭隘的思想(1)

        天亮了,乐玮躺在床上不想起来。

        陆氏推了下他说道:“该去铺子了。”

        乐玮嘟囔着道:“昨日你不是答应你去铺子让我休息一天,怎么就忘记了?”

        如今正好是不冷不热的季节,最好睡懒觉了。

        陆氏想了下发现昨晚好像是答应了他这事,看着他卷了被子滚打里面去也就没再叫他了。

        出去以后,她就看见张氏正在厨房忙活。陆氏进厨房说道:“娘,不是说了这些活让岑妈做吗?”

        张巧巧不愿意了,说道:“岑妈做的面条包子宝儿不喜欢吃,这孩子还是喜欢我做的吃食。”

        陆氏笑着说道:“娘,这孩子的嘴都被你养刁了。”

        为大孙子太累她都高兴,当然她也不累:“乐玮呢?”

        陆氏说道:“他这些天太累了,今日休息下。娘你别给我留饭了,我要去铺子里看看等会就在铺子吃早饭,”

        三个早点铺由陆氏与乐玮两人一起管理的。两人好好经营每个月也能赚百八十两银子,在小县城这个数目已经很不错了。

        “好,那你早些回来。”

        张巧巧的性子软弱,与性格强势的陆氏相处得还挺不错的。

        做好早饭,张巧巧见乐玮还没起来就在门口叫道:“乐玮,该起床了,再不起床太阳都晒屁股了。”

        宝哥儿有样学样,大声叫道:“屁、屁。”

        乐玮睁开惺忪的眼见从里面走出来:“娘,饭做好了没有,我饿了。”

        张氏笑着说道:“做了鸡汤面,我还给你放了两个鸡蛋。快去洗漱,不然时间久了面条就糊了。”

        乐玮吃面条的时候,乐书跑了过来。

        他大咧咧地坐下来说道:“娘,还有没有面条,给我来一碗。”

        张氏是个惯孩子的,闻言说道:“我现在给你下去。”

        乐玮看不惯他那样子,不过他也不会小气地连一碗面条都舍不得:“不去铺子,你到我这儿做什么?”

        乐书的那几个铺子生意很差,再这样下去怕要关门大吉了。

        “大哥,有人邀我一起开布庄不知道你有没有意向?”

        乐玮一口拒绝,说道:“算命先生说我没挣大钱的命,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地守着这三个铺子吧!”

        “大哥,既你不做那能不能借我点钱,我本钱不够。”

        乐伟也没拒绝,只是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管钱,你想借钱找你大嫂去,若是她同意我是没意见的。”

        借钱?呵呵,钱是不可能借的,给多少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乐书脸瞬间黑了,要跟他大嫂借钱怕是会被大扫把扫出去了:“大哥,不是我说你,你是个男人怎么让个女人管得死死的?”

        “有本事当你嫂子的面说?”

        虽然陆氏脾气有些大,但她不仅将家里的事料理妥当还能帮着他管铺子,这样能干的媳妇哪找去。像今天他累了想休息妻子就去巡店,若换成是他娘绝对干不来这个事。

        被个女人拿捏得死死的,乐书觉得林乐玮窝囊到家了。可惜他不知道,林乐玮一样嫌弃他,觉得他太蠢娶了个成天作天作地的尤氏。有这样一个婆娘,以后有的他苦头吃。

        只是劝也劝了骂也骂了乐书就是不听,作为兄弟他已经仁至义尽了。后来见林承志不愿管,乐玮也就撒手了。

        张巧巧将做好的面条端上来:“饿着了吧,赶紧吃。”

        乐书一边说,一边将想开布庄的事说了:“娘,我手里有钱不够,你有没有钱啊?”

        乐玮都懒得看他。

        张巧巧笑着说道:“你也知道我每个月就二两银子的零花钱,每个月还得给你外婆五百文钱。”

        她每个月二两银子的零花钱这些年从没变过。除了给亲爹亲娘钱她也没什么花销,所以也没任何意见。

        乐书真是怒其不争。不过有乐玮在一旁盯着他也不敢说过分的话。将面条吃完,他一抹嘴说道:“娘,我回去了。”

        乐玮见他起身,说道:“你对布又不懂,最好还是别做这生意了,不然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乐书不高兴了,说道:“哥,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啊!”

        两人正说着话,就听到张巧巧的惊呼声:“当家的,你回来了。”

        看着走进家门的林承志,林乐玮心里一个疙瘩。他爹怎么突然回来了?莫不是女学的事被知道了。

        林乐书也很怕林承志,早知道他爹今日回来就不过来了。

        林承志看着两人,将包裹放在地上后就道:“正好你们两人都在,告诉我为何族中创办族学这么大的事都不写信告诉我?”

        林乐书看着一脸心虚的乐玮,讶异地问道:“爹,大哥没写信告诉你这事吗?大哥,你这也太不该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瞒着爹呢?”

        “那你呢?你正月不也给我写信了,你为什么没说?”

        乐书大叫冤枉:“我以为大哥会跟你说,我又何必再说一遍。爹,你不会就为这件事回来的吧?”

        “你说呢?”

        林乐玮小心翼翼地问道:“爹,这事二姐不知道吧?”

        林承志都快要气死了:“这么大的事你觉得瞒得住?就是林家的人不说,还有顾家的人在呢?”

        顾家的人现在或许没关注这事所以不知道,但纸包不住火,时间长了肯定会知道。

        林乐玮这些真担心了:“爹,那二姐知道后说了什么?”

        林承志没接他的话,而是骂道:“我当初走的时候千叮万嘱说这笔钱只能用在女学上。你当初是怎么答应的?我这才离开一年,你竟然就将钱交给族里了,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啊!”

        乐玮哭丧着脸说道:“爹,我没办法啊!祖父跟伯祖父两人跪在我跟前,还说若是我不将钱拿出来就跪死在家中。爹,我真的扛不住啊!”

        还真如清舒所预料的那般,是林老太爷出面逼迫的乐玮。

        林承志都快气死了:“你扛不住压力将钱给了你祖父,你也该写信告诉我。也幸亏有人写信告诉我这件事,不然你二姐从顾家那边得知消息,到时候还以为是我伙同族中的人骗她钱呢!”

        大哥已经被抓了清舒要再跟他们翻了脸,等他们没了靠山到时候别说在京城做生意,怕是县城的生意都保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