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1475章 娶妻当娶贤(2)

第1475章 娶妻当娶贤(2)

        看着清舒眉头紧锁,红姑有些不解地问道:“太太,邓婆子是死是活与咱们又不相干的,你在担心什么?”

        “不,崔氏一定会将这笔债算在我的头上,说是我害死的邓婆子。”

        红姑说道:“就算她说也得有人信啊!”

        她家太太为什么要害一个老婆子?没道理的事。

        “老爷平步青云,一直有人在找他的错。若是崔氏放出风声说是我害死的邓婆子,自有人将这事放大。”

        红姑摇头说道:“他们想找茬也不怕,这事又不是太太您做的。”

        清舒沉吟片刻后说道:“虽然这事不是咱做的,但还是要防范于未然,你去叫了蒋方飞来。”

        见过清舒后蒋方飞就出去了。

        没两人外面就有传闻说清舒想还是崔雪莹,只是当时马车内只一个老婆子,崔雪莹兵不在车内。也是如此,她才逃过一劫。

        看戏的不怕台高,加上后面有人做推手,只一天时间这件事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封小瑜听到消息就过来了,说道:“清舒,现在外面都在传你想弄死崔氏,结果却还是了崔氏的心腹婆子。”

        “你信?”

        “不信。”

        清舒笑了下说道:“我要弄死她还那么费劲地招惹撞死她,一包药就能药死她了。”

        封小瑜说道:“清舒,虽然崔雪莹这人品性不好,但你来京以后并不与她住在一块。按理来说你与她没这么大的深仇大恨啊!”

        都想毒死崔雪莹,可见这怨恨有多大。

        抛去上辈子的事,这辈子两人确实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不过,理由清舒早就想好了理由:“你知道我爹为什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吗?都是她。”

        “什么?”

        “我爹惧内,这事你该知道吧?”

        “知道啊!就因为怕崔氏,他都没钱养你们姐妹了。”

        清舒嗯了一声说道:“她开始瞒着我爹收别人的孝敬,然后打着我爹的旗号给别人充当保护伞。我爹的上峰就抓了把柄,让我爹为他做事。”

        封小瑜惊疑不定,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我爹的心腹说的。他说当初有个姓詹的犯事找到我爹,希望我爹能网开一面放了他。我爹没同意,但崔雪莹说只要对方愿意出两千两银子,她就帮对方摆平这件事。”

        这些都是审问裴武才知道的。

        “然后呢?”

        清舒冷笑了一声说道:“对方给了她两千两银子,她就帮对方摆平了这件事。然后,他又收了姓詹的大笔孝敬帮他弄到更多的盐引。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那你爹被抓岂不是是她一手造成的?”

        清舒摇头道:“将责任全都怪在她头上就有些过了,我爹自己也有很大的问题。不过我爹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她要付一半的责任。”

        封小瑜呵呵两声说道:“她都把你爹害得被抓进监狱了,如今还有脸污蔑你害了她的心腹婆子,她怎么那么能呢?”

        在封小瑜的大力宣扬之下,崔雪莹一跃成为京城的名人。

        清舒谋害崔雪莹的婆子,哪怕有人添油加醋信的人也不多,大家也就凑个热闹。可崔雪莹收受贿赂这事,前因后果都很清楚而且有名有姓的。就算编,也不可能编得这般详细。

        崔夫人听到这个消息急匆匆地跑去找崔雪莹:“你在钦州是不是收过一个叫詹岱的银子?”

        崔雪莹因为病着整个人昏沉沉的,听到这话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大嫂,你说什么?”

        崔夫人沉着脸说道:“那个叫詹岱不仅抢人家家传宝还将对方打死,你收了此人两千两银子让他免于吃官司。”

        “崔雪莹,这事你有没有做?”

        崔雪莹反应过来后眼中闪现过一抹惊慌,不过很快她就矢口否认:“没有的事,我不认识什么詹岱李岱的。”

        看着她的神情崔夫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崔夫人一巴掌狠狠地扇了崔雪莹脸上,打得崔雪莹倒在床上起不来。

        “崔雪莹,崔家到底作了什么孽出了你这么个祸害。害了你哥不够,如今还要害了整个崔家的姑娘。”

        屋子里的丫鬟看着崔夫人一副要吃人的模样都不敢靠近。

        崔雪莹艰难地爬起来,一脸虚弱地说道:“大嫂,出什么事了?”

        崔夫人厌恶道:“你背着林承钰收取钱财如今这件事已经传得人尽皆知,你还在问我出什么事?”

        “崔雪莹,你怎么不去死呢?”

        原本他们家就不受皇帝待见,因为几件小事老爷被皇帝革了职。如今崔雪莹的事再出丈夫想起复就更难了,不仅如此名声坏里她孙女以后很难再嫁到门当户对的人家了。

        越想,崔夫人越恨。只是崔雪莹现在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她也不敢再动手,万一打死了自己也得惹一身腥。

        忍着心中的怒火,崔夫人冷声说道:“崔雪莹,以后在不许登崔家的门。”

        丢下这句话,崔夫人就带着丫鬟走了。

        崔雪莹强撑着问了暮夕:“外面到底出什么事了?”

        暮夕摇头道:“奴婢也不知道。”

        “去将管事叫来。”

        管事的在外走动自然听说了这事,只是他不敢将这事告诉崔雪莹,如今问起他不说也不行了:“现在外面都在传太太你背着老爷收受贿赂,老爷之所以会被抓都是太太给害的。”

        崔雪莹又晕了过去。

        当日晚上符景烯与清舒说道:“今日皇上问起崔氏的事。”

        “皇上问你?那你怎么回答的?”

        符景烯笑着说道:“岳丈在钦州当官与京城隔了几千里远,而你又不与他往来。他是不是崔氏拖下水的,我又不是神仙哪能知道。”

        “我爹的性子,若没有崔氏不可能陷得这般深的。”

        符景烯嗯了一声说道:“所以说妻贤夫祸少。有崔氏这样的妻子,他想不翻船都难。不过这也是岳丈的报应,当初他若没抛弃妻女也不会落到今日的下场。”

        岳母当日对他死心塌地的,林承钰若不是急功近利。有顾家的钱财做后盾,爬到四五品是绝对没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