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1220章 赴宴(2)

第1220章 赴宴(2)

        见符景烯执意要一同前往剿匪,贺蒙只得答应了:“这马上就晌午了,明日再启程去新桥镇。”

        这个钟麻子的老巢,就在新桥镇内的鬼洞山上。鬼洞山上丛山峻岭,地势险峻,有很多的悬崖峭壁。也是如此,一直到现在也没能将这个钟麻子给剿灭了。

        符景烯没有异议。

        贺蒙说道:“符老弟,中午就在这儿吃饭吧!”

        符景烯摇头拒绝了,说道:“我还要去拜访盛大人,吃饭就改日吧!”

        贺蒙这次很好说话:“中午不行,那就晚上,晚上我请你吃饭。符老弟,你可不要说晚上也没时间。”

        这次符景烯没在拒绝。

        回到驿站符景烯就派人给布政使盛家下了请帖,可惜对方没接帖。双瑞说道:“老爷,盛大人病了,这两日不方便见客。”

        符景烯闻言一笑:“我一到合洲他就病了,这病得还真巧啊!”

        之前他在合洲待了半个月都没听说盛稳如身体有问题,他一到合洲就病了,想不让人怀疑都难。

        老八说道:“老爷,他不愿见你,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吃完饭睡觉,晚上去赴宴。”

        老八小心翼翼地问道:“老爷,晚上这宴席会不会是鸿门宴啊?如是的话,咱还是不要去吧?”

        符景烯听到这话说道:“害怕了,害怕了我就只带双瑞去。”

        老八握紧拳头说道:“老爷去了我怎么能不去,虽然我武功没有他们好但撂倒三五个人还是可以的。”

        看着他紧张的样子,符景烯不由笑了起来:“放心吧,今晚这宴席不是鸿门宴,你就放心地大吃大喝吧!”

        老八搓搓手,非常期待。

        傍晚的时候符景烯带着柯衡等人去了贺府,毛东方跟狄海明两人来迎了他进去。

        如外面传闻那般贺宅内雕栏玉彻,十步一景,异常的富贵。

        贺蒙在宴客厅候着,听到下人回禀立即带着几个将领出去迎接:“符老弟,你可让我好等啊!”

        符景烯笑着说道:“刚才练字太入神没注意时间,下人又不敢打扰所以就耽搁了,还请贺将军见谅。”

        贺蒙夸赞道:“这般勤奋,莫怪符老弟年纪轻轻就登上高位。”

        一边说,一边将符景烯跟柯衡等人迎进了宴客厅。

        走进就发现这个宴客厅特别的宽敞,跟英国公府比都不逊色。

        老八进去后就打量起这个宴客厅,结果让他很失望。宴客厅上面以及两边放着矮矮的长案,然后连椅都没有。这里面的布置,与外面一点都不相衬。

        招呼符景烯跟柯衡等人坐下以后,仆从就端了水果跟各色的点心。贺蒙笑着问道:“符老弟,你是喜欢听曲儿还是看跳舞?”

        老八有些激动了,不管是唱曲的还是跳舞的那肯定都是美人啊!

        符景烯很随意地说道:“客随主便,我都可以的。”

        贺蒙哈哈直笑:“我听说你们读书人都喜欢高雅之物,那咱们就先听听曲儿。”

        很快,就有一个蒙着白色面纱的女子抱着一把古琴缓缓地走了进来:“念奴见过将军,见过钦差大人。”

        那声音清脆又干净,仿若百灵鸟一般。

        贺蒙让人将曲谱递给符景烯,说道:“符老弟,你想听什么曲儿自个点。”

        符景烯翻看了下,没看到中意的就随口说道:“《高山流水》与《十面埋伏》,这两首你随便弹奏一首就行。”

        贺蒙闻言说道:“那两首曲子都弹。”

        念奴轻声说道:“十面埋伏需琵琶弹奏,我对琵琶不是很熟练。”

        “那就弹高山流水!”

        微微颔首,随后将古琴放在小桌子上开始弹奏了起来。

        毛东方跟狄海明等人听了这曲子,都有些昏昏欲睡了。

        一首曲子弹完,女子看着符景烯脸上没什么表情不由问道:“钦差大人,不知道念奴弹得好不好?”

        那声音娇翠欲滴仿若一根羽毛挠在心间,让人痒痒的。

        符景烯直言不讳地说道:“比我之前听的差远了。”

        念奴呆了一呆,不过很快她就恭敬地问道:“钦差大人,不知道你听的哪位大师弹奏的?”

        符景烯淡淡地说道:“不是什么大师,至于是谁就不方便说了。”

        虽然他没学过音律,但在避暑山庄经常听斓曦弹琴。她弹奏的曲子,比眼前这个女人弹得好听多了。不知道如何评价,但就是听着特别顺耳。

        念奴脸色一僵。

        贺蒙却是笑着说道:“一直听说京城是卧虎藏龙之地能人辈出,如今看来传闻果真不假。念奴的琴艺在我们这儿没人可比,却没想到符老弟身边随便一人的琴艺都比她高超。”

        符景烯不愿说出对方的名字,那十有八九是女眷,甚至可能是他妻子。之所以有这个猜测,也是因为贺蒙知道清舒是京城双姝之一才貌双全。

        符景烯点头说道:“京城是否卧虎藏龙我不知道,但我身边的人都各有所长。”

        贺蒙看了一眼符景烯,笑着说道:“念奴,你今日的曲子没让符大人满意,你说该怎么罚?”

        “嗯,就罚你今晚好好陪下钦差大人。”

        不等念奴开口,符景烯就说道:“将军的美意心领了。只是出门之前我与内人承诺过,不与任何女子近身接触。”

        这话一落,场面瞬间就安静下来了。

        贺蒙又是一阵大笑,扬声说道:“没想到符老弟竟还是个惧内的?”

        符景烯面不改色地说道:“不是惧内是尊重她,而且我能有今日都是靠的内人。”

        众人不由忍俊不禁,毛东方忍不住笑着说道:“符大人不愧是读书人,竟能将惧内讲得这般清新脱俗。”

        一直默不出声的李家默听到这话,不由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贺蒙瞪了毛东方一眼,后与符景烯说道:“符老弟,这事其实不用太过较真,只要我们都不说出去她也不会知道的。”

        符景烯摇摇头说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承诺的事就不能食言。”

        贺蒙也不愿意在这种事上惹符景烯不高兴,当下挥手让念奴下去了。接下来,又有歌舞表演。

        老八看到这些露着水蛇腰跟纤细长腿的舞女眼睛都直了,今天可算是开了眼界了。在场的这些将领,大部分都被这些妖娆多姿的舞女吸引了目光。

        贺蒙一直关注着符景烯,见他眼神都没在这些女子身上停留过知道他真的对女色没兴趣了。

        因为第二日就带跟剿匪的军队一起去新桥镇,所以当晚符景烯是宿在贺宅的。不过没让贺府的仆从近身,是双瑞全程照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