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731章 成熟了

第731章 成熟了

        太阳渐渐偏西了,天空中那一缕缕的白云也变得像用金丝镶了边似的,徇烂多姿。

        安安进屋擦了一把汗,说道:“姐,还是家里凉快,不像学堂连冰块都没有。”

        清舒笑了下说道:“冰块也不便宜,你那私塾的学生哪用得起。不过再有几天就要放假了,你再忍一忍就好了。”

        “姐,我没事的。”

        若是以前她会自己带了冰块去学堂用,可经了何令婉的事她也开始成熟了。

        虽然何令婉不承认侮辱陈芳的话是她说出去的,但周先生还是将她辞退了。她走了以后另外一个女先生与她说,何令婉是嫉妒她才故意败坏她名声。

        安安既难过又愤怒,难过的她将何令婉当朋友结果却暗中害她,愤怒的是因为她那点小心思竟去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教书育人。

        “走吧,我们去吃饭。”

        顾老夫人招呼了两人坐下:“可惜景烯回书院了,不然看着他吃饭就有胃口。”

        符景烯饭量特别的惊人,一个人能吃三大碗饭。跟他一起吃饭,你会觉得饭菜特备的香。

        安安有些讶异,问道:“姐,姐夫怎么就回去了呢?难道学堂有什么事?”

        “他昨日就放假了,因为有事耽搁才今日回来的。”

        安安点点头。

        吃过饭,安安与两人说道:“外婆,姐,今日晓玲来找我了。”

        顾老夫人听了就道:“不会又来找你借钱吧?安安,以后不要再借钱给她了。不然她会将你当钱袋子,一有事就来找你。”

        清舒说道:“外婆,尚姑娘跟安安一样也找了家私塾做了女先生,另外她还会帮书局抄书。赚的钱不仅能补贴家用,每个月还能还我们五两银子。”

        看到尚晓玲这样努力的清舒很欣慰,因为这表明她没帮错人。

        安安也说道:“外婆,她不是来借钱,就是找我说说话。”

        清舒问道:“是不是碰到什么难事了?”

        叹了一口气,安安说道:“她大哥大嫂想将她嫁给一个死了老婆的富商。

        说到这里,安安愤愤不平地说道:“姐,那富商都三十二岁了且有三个子女了。你说她大哥大嫂怎么那么狠心?这明显是将她往火坑里推。”

        顾老夫人这种事见多了,没什么感触。

        “对方给的聘礼高吧?”

        安安嗯了一声说道:“只要尚家答应这门亲事,对方就会给三千两的聘礼。就她大哥大嫂的德性,到时候一分陪嫁都不会有。姐,这哪里是嫁妹,这分明是准备卖妹了。”

        “爹娘还在,他大哥大嫂又做不了主。”

        安安苦笑道:“她爹被她大哥大嫂说服了,好在她娘没同意。不过就她娘的性子,迟早会松口。”

        清舒说道:“这些在我的预料之中。尚晓玲长得还不错又是京都女学毕业的,她那无良的兄嫂又岂会放过她。之前没动作一来年岁小二来她也没毕业,现在年龄到了自想着将她卖了换钱。”

        安安叹了一口气说道:“今天她跟我说这事的时候,我感觉到她很伤心。”

        顾老夫人也很同情这孩子,碰到这么一家子也是倒了血霉。不过,她还是摇头说道:“这种事找你哭诉也没有用,难不成你还能拦着尚家的人。”

        清舒说道:“她自己应该已经找到了应对的法子?”

        “是。前段时间皇宫不是在挑选女官吗?她瞒着家人报了名,如今结果下来了她被选中了,过几日就要进宫了。”

        选女官这事她早知道,只是她们姐妹又不准备进宫做女官所以也没去关注。

        顾老夫人却是一叹:“皇宫那可是吃人的地方,怎么那么想不开竟跑去做女官。”

        清舒说道:“不做女官,她就只能被逼嫁人了。”

        换成她也宁愿做个女官,至少清净自在。而被逼嫁给那有三个孩子老男人,这辈子已经毁了一半了。

        顾老夫人说道:“进宫至少得呆十年,二十五岁出来都成老姑娘了。到时候,就算嫁得出去生孩子也有危险了。可嫁给那富商,以后有了孩子还有指盼。”

        清舒对顾老夫人了解甚深,她会这般说也不意外。不过,她不想让安安被影响:“这是别人家的事,我们说再多也没用。”

        顾老夫人点头道:“你说得很对。别人家的事,咱着急难受也无用。”

        清舒说道:“外婆,安安刚才询问了我一些问题,我想跟她去书房谈下。”

        “你们去吧!”

        到了书房,清舒与安安说道:“外婆的话你听听就好,别真被她说动了跑去劝说尚晓玲。”

        安安有些无奈道:“姐,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呢?那男人又老又丑家里有小孩还有两个妾室,而他的长子又只比小玲小两岁。再者小玲真嫁给那老头,她娘家人将来没钱肯定还会想方设法找她要了。我要劝她嫁,就是劝尚晓玲跳火坑了。”

        清舒非常高兴,看来上次的事真的让她成熟了:“这次尚晓玲自己已经有了决断,我也就不多说了。可以后要有别人征询你的意见,你只能将各种选择的利弊分析给她,至于要做什么选择得她自己来定,你不能给她拿主意。”

        “同样你以后要有决断不了的事可以问我,也可以询问下别人,但是最终定主意的还得是你自己。”

        安安点头道:“姐,我知道的。”

        清舒欣慰地点了下头。

        安安犹豫了下问道:“姐,按照时间来算娘跟沈伯伯现在应该到了平洲吗?”

        “这个得看他们走得快慢了。”

        安安嗯了一声,小声说道:“姐,我想暑假回平洲看望下娘。”

        虽对顾娴万分不满,但在知道她生病躺床上无人照料又难过得不行。

        清舒笑着道:“这有什么问的,你想回去就回去了。这事明日你跟外婆说一声,她知道肯定要跟你一起回去呢!”

        “姐,那你呢?”

        清舒摇头道:“我事情很多走不开。”

        她的书法跟画艺最近都大有进益,正想趁着暑假再去求名师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