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3238章 符景烯的番外(12)

第3238章 符景烯的番外(12)

        第3238章符景烯的番外(12)

        清舒病好以后,就让福哥儿回去。

        福哥儿还担任要职,离开太久也不好。现在父母都痊愈了,哪怕清舒不说福哥儿也准备回任上:“娘,虞君跟孩子们留在京城陪着你们。这样有个事,她也能照顾到。”

        程虞君怀孕了,两个多月了。因为符景烯当时情况不明,哪怕路不好走很颠簸程虞君还是回来。不过为保护肚子里的孩子走得比较慢,在符景烯醒来后的第二天才到京。

        清舒说道:“她现在没满三个月不宜再赶远路了,等孩子生下来后,到时候让她带着两个小的去合洲。这夫妻两人总是分开影响感情的。”

        她倒不是担心福哥儿纳妾,而是虞君不在身边没人打理他的衣食住行,福哥儿就过得有些糙。这当娘的,都宁愿自己辛苦些也想让娃过好。

        “娘……”

        清舒摆摆手说道:“你不用担心我跟你爹,我们可以互相照顾的。只要你跟虞君好好的,我跟你爹也才能真正放心。”

        福哥儿知道她的性子,决定的事就不会改变,所以也没有再说了:“娘,爹的意思让我在合洲干上四五年,到时候他退下来调我回京。娘,我不想等那么久。”

        符景烯这次突然昏迷,真的将他给吓住了。这次是有惊无险,可万一呢?到时候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

        清舒笑着说道:“这次是意外,以后不会再有了。对了,这事别告诉窈窈。你爹已经醒了,告诉她也只是让她担心。”

        “好。”

        第二天一大早,福哥儿就离开了。

        清舒去衙门报了个答就进宫,等了半个来时辰才见到易安。认真打量了下,易安点头笑着说道:“恢复得不错。”

        “你赏了那么多的滋补品,想慢一些恢复都难。”

        坐下来后,易安道:“皇帝从相府回来,就暗中让人去刑部调了许多的卷宗来,符景烯跟皇帝说了什么?”

        她询问过,清舒只与皇帝说了几句话,倒是符景烯与皇帝聊了好久。

        清舒笑了,说道:“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景烯,反倒舍近求远问我了?”

        易安笑骂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从不愿与我聊私事。”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符景烯只跟易安谈公事从不愿聊私事。每次易安提起这个头,他不是打太极或者就说不清楚,几次下来眼易安也懒得问了。

        清舒将符景烯的想法与易安说了,说完后道:“我觉得他分析得挺对的。不说他是九五之尊,就是一个普通人都希望得到身边的认可。他既这么喜欢写话本,咱们就给他创造条件。等他写的话本得众人追捧,我相信不用人劝说,皇上就会远离杨答应的。”

        有喜欢做的事,就不会整日黏糊着杨答应了。毕竟就皇帝的性子,再国色天香的女人看久了也腻了。

        “你真觉得他写的话本会得人追捧?”

        清舒笑着说道:“你若是让云祺写诗作赋那是为难他。但话本这东西只要愿意下苦功夫再得专人指点,肯定会写得很好的。”

        易安是不相信云祺有这个才能,之所以支持也是不想他整日腻着杨佳凝:“他写的,哪怕文辞不通下面的人也会捧着。”

        清舒笑着道:“这书落款肯定不能写皇上的名字,这样也没意义了。等书写完以后,到时候就让皇上取个别名。这话本啊主要是给普通百姓听的,他们可不管谁写的,没意思就不会捧场的。”

        易安点点头道:“这个可以。要他的书写得好,到时候可以让茶楼酒馆的说书先生讲给大家听,这样能很快传播开。”

        她小时候就特别喜欢去酒楼或者茶楼听书,非常的有趣。现在问题是云祺能否写出有趣的话本来。

        清舒说道:“易安,景烯都对云祺有信心,你一个当娘的怎么还对自个儿子没信心。。”

        就皇帝干得的那些事,易安还真没信心:“听你的,全力支持他。”

        谈完这件事,易安与清舒道:“昨日晚上收到了阿祯的信,他过完中秋后再回来,到时候带朵儿一起回。”

        清舒笑着道:“我还以为他们会留下朵儿,等明年再送回来了。”

        说到这里,易安无奈摇头:“阿祯跟窈窈都管不住,每日想方设法跑出去玩。这孩子啊,还是得你来管。”

        清舒笑着说道:“走之前答应得好好的,会好好练功认真读书,看来她说的话以后不能信了。”

        一个人连自己许下的承诺都无法做到,又如何取信于人,等这孩子回京以后还是需要严加管教。

        聊了半个来时辰清舒就回了户部,中午吃饭的时候林家着人到符府说林承志没了。

        清舒听到这消息都怀疑是假的,她问道:“大前天三叔还来看过我,怎么可能会没了?”

        主要是林承来看她时精神很好,而且这两日也没听到他生病的消息。现在说没了,让清舒如何相信。

        红姑说道:“夫人,这丧事不会随便乱报的。”

        其实清舒也知道肯定是真的,就是一时之间有些难以相信:“备车。”

        虽然说这些年两家关系有些疏远,但现在人没了肯定要去一趟的。坐在马车上,清舒有些难受地说道:“上一辈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去了,再过些时候也要轮到我们了。”

        老的老去,又会迎来新的生命,这就是生命的轮回。

        红姑笑着说道:“夫人,你肯定会长命百岁的。”

        清舒对长命百岁没什么想法:“身边的人都在,哪怕活到六十都是幸福的。身边的人要都没了,活一百岁其实是煎熬。”

        红姑想一想,觉得还真是。

        林承志这几年都是跟乐玮住的。乐玮与他媳妇都很能干,开的胭脂水粉铺跟包子铺赚了不少钱,也早早就换了大宅子。

        到林府,下了马车就看见门口挂起了白灯笼。门房看到她就赶紧迎了进去,到主院外就听到一片哭声。

        清舒进屋时林承志已经换上了寿衣,跪着磕了三个头后清舒问了乐玮:“到底是怎么回事?前两日还好好的,怎么人就没了。”

        乐玮伤心不已,说道:“今日爹突然说要吃汤圆,厨房就给做了。没想到吃汤圆的时候噎了,一口气没提上来就去了。”

        清舒再没想到,林承志竟会是这种死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