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3179章 易安的番外(90)

第3179章 易安的番外(90)

        第3179章易安的番外(90)

        清舒将皇帝偶遇杨佳凝的事详细说了一遍,说完后道:“我怀疑杨佳凝与皇帝相遇这事,不是偶然而是事先安排好的。”

        符景烯没反驳,只是问道:“她是如何知道皇帝的行踪?”

        清舒从见过墨雪以后就一直在思索这件事,她说道:“丽妃前段时间在御花园偶遇皇上,还时段送吃的以及做的饰品去乾清宫。皇帝与她关系有所缓和,但却不让她侍寝。我猜测,皇帝会去休闲山庄十有八九跟她脱不了干系。”

        符景烯一下就明白她的意思,说道:“你是说她知道皇上对她有心结,就想让杨佳凝进宫成为其助力?”

        清舒点头道:“皇帝喜好美人,而且喜好不在意她身份的美人。只要杨佳凝知晓她的弱点装成对皇帝不屑一顾,肯定会让皇帝上心的。”

        根据丁西所说,杨佳凝直言皇帝琴艺绘画以及棋术都不好,还建议他回去再好好学。这些话自然勾起了皇帝的兴趣。

        符景烯闻言说道:“也许不是故意为之,而是看到年轻俊朗的年轻男子故意卖弄才情。”

        清舒知道他对杨佳凝有有偏见,也不跟他争辩:“易安想顺其自然不愿插手,这个我能理解。皇帝的性子,爱欲其生恨欲其死,真看上杨佳凝是无法阻止的。”

        这样的性子,若是个王爷其实没关系的。反正也不求他建功立业,天天追逐爱情也不碍着别人什么事。但作为一个帝王,这就是灾难了。

        符景烯沉思片刻后说道:“皇帝纳杨佳凝为妃太后不会拦着,但她肯定会趁机提要求。”

        清舒听到这话心里不舒服,但还是问道:“那你觉得易安会提什么要求?”

        符景烯说道:“这个就不知道了。也许是不许杨佳凝生下子嗣,也许是要皇帝下圣旨让邬正啸回京。”

        边城现在战事早已结束,邬正啸完全不用继续留在桐城,但皇帝没下圣旨他就只能一直留在那儿。

        清舒一听就否认他的猜测,说道:“太后在边城生活多年,那儿的寡妇再嫁属于平常事,她若是同意让杨佳凝心进宫就不会绝了她的子嗣缘。至于说让三哥回京,这个也不可能。”

        没有圣旨,易安一样能召邬正啸回京,但她从没这般做。国事面前,小家是要放到一边去的。

        符景烯说道:“我觉得这或许是一件好事。”

        “你倒是跟我说说,哪好了?”

        符景烯说道:“皇帝是太后十月怀胎辛苦生下来的,她不可能那么轻易放弃皇帝的。但他要不顾众人反对迎娶杨佳凝,太后肯定会彻底放弃他。”

        “不顾众人反对,这个众人指的谁?”

        符景烯笑了下说道:“杨长风第一个不同意,朝中的文武大臣包括我在内都会强烈反对,皇帝的性子是大家越反对他越要做。而他最怕也最顾忌太后,只要太后表明不插手那谁都拦不住他的。”

        兰澄是名扬天下的大诗人,要皇帝现在纳杨佳凝进宫说不准就有流言蜚语传出去。比如,兰澄是被皇帝害死而不是自然死亡。脑子清明的人不相信,但传得久了不明真相不知时间线的人就会信。

        “你怎么知道杨长风不同意?”

        符景烯道:“很简单,杨佳凝的名声本就不好,要入宫成为宠妃杨家百年的清誉就要毁于一旦了。这对杨家来说是祸非福。”

        书香门第最重名声,要背负了卖女求荣的名声将毁于一旦。而名声坏了家风受了影响,整个家族势必要走向衰败。

        清舒说道:“我明日要入宫一趟。”

        符景烯没拦着她进宫,只是说道:“皇上亲政两年多了不是孩子了,他的事太后不愿过多干涉是对的。”

        没人喜欢被管着,皇帝尤甚。而皇帝不喜朝政军务,完全可以顺了他的意,这样母子之间也不会有什么矛盾了。他说这话,也是提醒清舒不要去劝易安。

        第二日清舒进宫,在御书房门外等了大半个时辰才见到人。易安此时有些也累了,让墨雪上了糕点与果树上来。

        易安靠在软塌上,吃了几片刚出炉的云片糕后才说道:“墨雪昨日去找你,我就猜着你今日一定会入宫。”

        清舒问道:“易安,你真不介意杨佳凝入宫吗?”

        易安笑了下道:“就我的想法,我是不乐意她入宫的。只是儿大不由娘,这事也不是我说了算。而且后宫嫔妃已经有四个了,多她一个也没什么妨碍。”

        而且就皇帝这性子后宫的女人以后会越来越多,毕竟天下的美人数不胜数,所以也懒得去管。

        清舒明白过来了,点头道:“不管是对的。皇上这么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与行事方式,我们干涉多了他会厌烦。”

        易安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说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支持我。”

        看她这般云淡风轻的,清舒心里有些堵得慌。这不是不在意,而是已经习惯掩藏自己的情绪不让人看出来罢了。

        易安看她样子,笑着道:“你啊,为官这么多年还不知道掩藏自己的情绪,喜怒哀乐全在脸上。”

        清舒苦笑一声道:“在你面前还需要掩藏什么情绪。”

        易安有些感慨地说道:“可除了你,其他人都变了。就连一向心直口快说话不过脑子的封小二,现在在我面前也恭恭敬敬了。”

        在封劷的事发生以后,小瑜才意识到易安早就不是她记忆之中的那个人,现在的易安是掌握了生杀大权的一国太后。所以面对易安时,她变得恭敬以及谨慎了。

        清舒半响后说道:“易安,你心里若难受可以跟我说。别都憋在心里,这样对身体不好。”

        易安摇摇头道:“也没什么难受的。阿祺意志不够坚定,加上喜欢不在意他身份的美人,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大毛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强逼只能适得其反。既他喜欢美人,那就去追求美人好了,反正我身体还行再干二十年是没问题。等二十年后阿瞻也长大了,到时候将这副重担交给他就好了。”

        清舒听到这话,知道她这次是彻底放弃了:“这样也挺好的,有事做你也不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易安笑了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