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3131章 易安的番外(42)

第3131章 易安的番外(42)

        回到京城,皇帝跟皇后将易安送回百花苑才折返皇宫。

        云祯不愿意走,说道:“母后,你一人住在这儿若是有个头疼脑热的水来照顾。母后,还是让我跟窈窈搬进来照顾你吧!”

        易安摇头道:“我也没到七老八十,而且不舒服也有墨雪她们照顾。我现在啊就想一个人静一静。”

        顿了下,又加了一句:“你也不用担心,中秋前我会回皇宫。”

        她说的是回,而不是搬。

        云祯见她不改变主意只能作罢,不过心里决定每日过来一趟。

        赶了这么远的路易安也有些累了,靠在软塌上问道:“阿祺今日跟你说了什么?”

        想起云祺跟他说的话,云祯神色顿了下:“阿祺说做皇帝太辛苦了,想让母后早些搬回宫中帮衬他一把。”

        易安没有说话。她若是在皇帝登基以后还把持朝政不放,到时候必然会群起而攻之。而就云祺的性子十有八九会站到大臣那边去。她不想因为这事弄得母子生份,所以果断还政离宫。

        如符景烯所猜测的那般,云祺若是能挑起这幅重担成为一个合格的君王那她就彻底放手。若是不行,再回去重新执掌朝政。机会给了,就看云祺能不能把握了。

        易安说道:“做皇帝本就是一件苦差事,不过这是他的责任,而我老了不想再受累了。”

        云祯很认真地说道:“母后,你一点都不老。”

        易安摸了下头发,笑着说道:“老就老了没什么避讳的,人都有这么一天的。只要你们都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云祯很郑重地说道:“母后放心,我们会好好的。”

        半个月后,杨佳妙跟张茉茉还有一个叫陈姣的姑娘一起入宫。杨佳妙入宫被封为丽昭仪,张茉茉为静淑媛,陈姣份位比较低只是个从六品的华仪。

        杨佳妙以为自己最少也该是个妃位,没想到竟只是个正三品的昭仪,而且封号还是丽。丽是什么,美丽,听着就不庄重。不过这件事也提醒她,皇后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比她预料的要高。数年之后她才知道,她们的份位的高低与皇后并没关系。

        张茉茉得了静的封号却很高兴,静,贞静之意。淑媛也是从三品,比她预期的要高。她心里也清楚,能得这么高的尊位都是托了太皇太后的福。不过这事对她来说是把双刃剑,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好的一面是在宫中太皇太后可以给她提供一定的帮助,坏的一面太后不会喜欢她而皇后更会忌惮她。

        至于陈华仪,她父亲只是个从五品的小官,完全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才被指给云祺的。

        过了两日,小瑜又约上清舒去了百花苑看望易安。在路上,她说起了云祺纳妃的事:“这次给的份位比我预想的要低。”

        清舒却觉得这个份位已经很高了:“不封妃是好事,现在份位太高有了子嗣还怎么升。只是给杨佳凝‘丽’的封号,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

        这个小瑜也不清楚:“我还以为这次程秀霞会跟着一起进宫呢!”

        清舒对此并不意外,说道:“她在皇上心中的地位不一般,自不会跟着杨佳凝等人一起进宫了。不过就两人的感情,皇上也不会等太久,中秋之前肯定会迎她进宫的。”

        “云祺那么喜欢她,程秀霞进宫肯定会封妃了。”

        清舒却是摇头道:“不会,应该是跟张茉茉一样的份位。她看不透其中的厉害关系,程家其他人又不是傻的。她想在皇宫之中安安稳稳的,就该低调行事,最好是以皇后为先。”

        小瑜觉得说得很有道理,然后又感慨地说道:“我祖母卸了差事然后将文华堂交给我,闲不下后坐不住时常在屋子里转圈圈,花了半年时间才适应。我原本以为易安也要一段时间才能调过来,没想到她一点没影响。”

        清舒笑了下道:“她们不一样的。”

        大长公主当初是真的将诸事都放下颐养天年,而易安只是暂时不管事。而且她也没闲,每日了解完朝堂上的事再练功看书,时间安排得很紧凑。

        “有什么不一样?”

        清舒也没解释,只是说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与此同时,墨雪正在与易安说一件事:“张太后觉得敬淑媛的份位太低,今早与皇上说要给张茉茉妃位。皇上回绝了,说朝夕令改他颜面不存。”

        顿了下,她又道:“太皇太后觉得皇上驳了她的面子,不仅让皇后娘娘在院子里站了半个时辰,还训斥了她一顿。”

        易安嘴角划过一抹嘲讽的笑意,不过她对此什么都没说。后宫的事她要掌握,但不会去插手。

        谈完这些事易安就去换了一身衣裳。在换衣裳的时候,庄冰又与她说了一件事。

        小瑜看到她穿着一身短打衣裳,眼睛瞪得溜圆:“天啦,你这穿的什么啊?易安,你现在可是太后啊,怎么可以穿成这样啊?”

        易安看着小瑜,一脸鄙视道:“太后怎么了?太后练功不穿练功服难道还穿宫装?”

        小瑜还是觉得这衣裳没眼看,说道:“那也不可能穿这么灰扑扑的衣裳,让内务府设计一些漂亮的练功服啊!”

        易安不愿跟她说话了,看向清舒道:“你这些年一直有在打拳,等会咱们过两招。”

        她一直认为衣服穿着舒服就行,没必要整那么华丽漂亮。当然,一些重要的场合例外。但在家里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了。

        清舒没有拒绝,不过说道:“我那招式都是花拳绣腿,你等会可要手下留情啊!”

        小瑜赶紧道:“还是别了吧,这要受伤了怎么办?”

        易安很不耐烦地看着她,说道:“你能不能不要说话?”

        小瑜一怔,然后没吱声了。

        清舒蹙了下眉头,不过看易安往前走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些年清舒虽然日日练拳,但她并没与人交过手。而易安忙于政务也就这两个多月将武功捡起来,所以两人最后打了个平手。

        从红姑手中取了帕子,清舒一边擦了下额头上的细汗一边问道:“易安,你今日怎么了,火气这么大的。”

        易安默了默,说道:“没什么。小瑜,刚才我语气不好你别生气。”

        小瑜本来是有些不舒服,但易安一道歉她心里拿点气也就没了:“我没事。不过易安,有事跟我们说别憋在心里,憋久了对身体不好。”

        易安喝了一杯水后说道:“没什么事。”

        清舒对她颇为了解,后宫跟朝堂上的事不可能让她这般上火:“云昭跟云褕也都大了,是不是有人打两孩子的主意了。”

        易安抬头看了她一眼笑了下,只是那笑不达眼底:“什么都瞒不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