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3033章 ? 福哥儿番外(58)

第3033章 ? 福哥儿番外(58)

        清舒是下差回到家,从福哥儿那儿知道了程老夫人生病没去广西:“也幸亏让阿千与车勇护送虞君。”

        没个长辈在身边,程亮又是那么一个鬼样子,没个人镇得住还真担心会出事。

        福哥儿说道:“娘,这也太巧了。”

        若昏迷不醒的是程三老爷,程老夫人得了消息急得病是人之常情。可弓氏不过时个儿媳妇,为她而急得生病福哥儿就有些不信了。

        “巧不巧也都是程家的家务事。”

        这意思哪怕程老夫人的病是装的,也与她无关。当然,她觉得应该是真的,因为没必要。

        福哥儿说道:“娘,这程亮就是个棒槌,一言不合就满口胡诌,说不过就打人。逞凶斗狠的样子,一点都没有读书人的样子。”

        清舒对这个程亮也有所耳闻,说道:“你不用为此担心。要他不能改正一直这样下去,程家人就会弃了他。”

        “弃了他?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清舒反问道:“程家有族规,族中品行不端或者行为不妥以及犯下大错的子弟都要送回老家。若是愿意安分守己地留在老家,就平安顺畅地在那儿过此一生。若是不甘还要折腾的,就除族不再是程家人。”

        福哥儿很是不解,问道:“若是如此,那送回老家也是好事啊!”

        可听着他娘的语气,送回老家好像跟流放似的。

        清舒摇摇头说道:“好事?习惯了自由以及外头丰富多姿的生活,回了老家被禁锢在那么一个小县城内。长年累月的你觉得他们能受得了?”

        “受不了怎么办?”

        “受不了的话,要不就改名换姓离开程家,要不就被囚禁在祖宗内。不过能离开的都是犯下小错的,品性恶劣或者犯下大错的不能离开。”

        这个族规其实有些残酷,但对程家的发展却是至关重要的。家族壮大,什么都有,这也算优胜劣汰吧!

        “娘,这有些不近人情。”

        清舒笑了下说道:“那你说镇国公府的家规严不严苛?比程家的还要严苛,但后人一直遵守着。”

        也正因为邬家的后人遵守了安平大长公主制定的家规,所以镇国公府从开国大现在都是大明朝第一世家。

        福哥儿却是摇头道:“娘,两者事不一样的。邬家只是要求不许纳妾,没说不能和离再娶。而人一辈子,谁都不敢说自己不会犯错,特别是年岁轻的脑子一热就容易冲动。犯错就要受到如此眼里的惩罚,族中子弟必然心寒,长此以往必会出事的。”

        清舒说道:“别说一个家族,多少王朝都会盛极而衰直至灭亡。程大学士教导了太子五年,只要太子顾念师生情谊,程家二十年内就不会衰败。”

        福哥儿明白她这话的意思,说道:“娘,程亮自有程老夫人跟我岳父操心,我是不会管了。”

        就程亮这熊孩子,他才不会费精神去管呢!

        这事之后福哥儿的生活,除了偶尔会想念在外的程虞君其他还是与以前一样。因为忙碌时间就过得快,转眼就过了一个半月了。

        这日他正在书房练字,骆威在外回禀说杜潮过来了。原本以为杜潮是有问题来请教他,结果不是。

        杜潮压低声音与他说道:“哥,我朋友告诉我,他在莲心庵看到了沐晨哥。”

        福哥儿虽没听说过莲心庵这个没地方,但瞧着他猥琐的样子就知道绝对不是什么正经地了:“莲心庵在哪里?”

        经过杜潮的解释福哥儿知道了莲心庵其实就是一个庵堂,里面住了一个年岁大的老尼姑以及她的四个女弟子,这四个女弟子不仅漂亮还很有才。

        福哥儿明白了,这尼姑明面上是她们师父实则是老鸨:“这种腌臜地方官府怎么不取缔了?这事要传扬出去,正经庵堂的师傅们都要被连累。”

        庵堂是要到官府报备,得批准才能建的。

        杜潮说道:“什么取缔,她们就是借了这么个名头掩人耳目,哪还真会去衙门办手续啊!”

        这种地方都是需要熟人介绍去的,不知根知底的是不会告诉的。万一传出去被清除了就少了个玩乐的地方。也就是他朋友凑巧在莲心庵看到关沐晨,而对方又欠了杜潮一个莫大的人情,这才告诉他的。

        见福哥儿没说话,杜潮问道:“哥,你怎么个章程啊?若是告诉了你娘莲心庵肯定不复存在了。但这样的话,以后我不能再从朋友那边得到任何的消息了。”

        福哥儿说道:“这事我肯定要告诉我娘的,不过你放心,我会将你的话转述给她。”

        杜潮一片期盼地说道:“哥,你说我费了这么大的劲办这件事,总要有点表示吧?”

        福哥儿一听就道:“你想要什么表示啊?”

        “我什么都不想要,就想会试前能在相府内备考。”

        想多考验考验杜潮,所以福哥儿之前没告诉杜潮说清舒已经松口了。而杜潮一直心心念念着这件事,都快成执念了。

        福哥儿忍着笑说道:“行,等晚上我娘回来,我再求求她。”

        “哥,弟弟以后前程是否顺畅就全靠你了。”

        福哥儿很是无奈。

        很不巧这日清舒回来的很晚,到家已经天黑了。福哥儿得了消息就去了主院,此时饭菜正好摆上来。

        清舒看着他,笑着问道:“要不要再陪着娘吃点?”

        福哥儿看着有老鸭汤,点头说道:“那我喝一碗汤吧!”

        他晚上也有吃宵夜的习惯,不过因为晚上要练功消耗大,所以也不担心会胖。

        吃过饭,清舒就道:“陪我去花园里走走吧!”

        除了寒冬腊月特别冷,清舒已经习惯饭后去外头走一圈的。这日晚上月亮并不明亮,不过这条路走熟了闭着眼睛都能走完。

        进了花园,清舒才问道:“数次欲言又止的,有什么话就说吧!”

        若是可以福哥儿是真不想说,可现在瞒着一旦事发肯定无法收场了:“娘,沐晨哥去了一个叫莲心庵的地方,那儿有好几个貌美的尼姑。”

        清舒神色一顿,这孩子现在还真是荤素不忌了,那种腌臜地方都敢去:“是杜潮告诉你的?”

        “杜潮结识的人三教九流的都有,我当时就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他就上心了特意请朋友帮着留意。”

        清舒说道:“也算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