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3024章 福哥儿番外(49)

第3024章 福哥儿番外(49)

        程虞君听到新郎官来了,一手紧紧握着苹果,一手攥成拳头。

        喜娘看出她的紧张,轻声宽慰道:“姑娘,你不用担心,等会你照着我说的就不会出差错。”

        程虞君应了一声,那声音比蚊子还小。

        没一会外头的人大声喊道:“来了来了,新郎官来了。”

        说完,有个姑娘跑进来说道:“来迎亲的还有郭家公子跟兰家公子,京城三公子今日齐聚了。”

        不管是郭光年还是兰澄,他们都已经被人习惯被人注视了,至于福哥儿这会却是手心都是汗。若是窈窈在这儿肯定要笑他了。

        进了新房,福哥儿就看向坐在床上的新娘子了,可惜这会新娘子的容颜被盖子遮住了。

        程虞君被喜娘扶了起来,福哥儿朝着他鞠了半躬后柔声说道:“娘子,我来接你了。”

        听到这话,程虞君紧张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

        喜娘将大红绸子塞到两人手中,然后一个在前头走一个在后头跟着。怕程虞君跟不上,福哥儿走得很慢。

        有人打趣道:“新郎官走快点,就你这龟速到正厅都要天黑了。”

        这话一落,惹来一阵大笑声。

        程三老爷跟程三夫人没在京城,所以坐在上首的是程老太爷跟程老夫人。等程虞君一出现,程老夫人的眼眶就红了。

        两人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程老夫人拉着程虞君的手,忍着没让眼泪落下来:“到了夫家不要惦记着家里,要好好孝顺公婆服侍好夫婿。”

        程虞君听到这话眼眶也红了,难受地说道:“祖母……”

        福哥儿听着她哽咽的声音,不由说道:“祖母,两家离得也不远,你想虞君就让她回来。等我休沐也会陪她回来看你。”

        做不做得到另说,听到这话程老夫人心里宽慰不少:“阿奕,我将虞君交给你,以后还请你好好待她。”

        福哥儿点头道:“祖母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爱护虞君,绝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程老夫人欣慰地点了下头,说道:“走吧,别误了吉时。”

        程老太爷就说了一句话,是对福哥儿说的:“符奕,以后一定要忠于朝廷造福百姓。”

        他是觉得符景烯野心勃勃生有反骨,不放心他。按照他的意思是不愿将孙女嫁到符家,但不仅老婆子执意要结这门亲大儿子也赞同。他老了,这个家还是得长子来当,既他都同意程老太爷也只有妥协。

        郭光年与兰澄两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孙女大喜之日说这话,还真是心系朝廷百姓啊!

        等新人离开正厅以后,程老夫人的眼泪再没忍住哗哗地往下落。

        程老太爷忍不住说道:“你不是说这是一门绝世好亲,既符奕是良配又哭什么?”

        程老夫人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了。

        程玮将程虞君背上了花轿,然后与她说道:“姐,要是在符家受了委屈就回来告诉祖母或者写信给我,不要什么都藏在心里不说。”

        福哥儿也能理解程玮的担心,也是窈窈将来要嫁的人是云祯。不管是姨母还是云昭都很喜欢窈窈,所以不用担心嫁过去会受委屈,但若是嫁到别家他也不放心。

        清舒得了消息说迎亲队就要到了,当下就带着窈窈去了大门口。

        小瑜轻声说道:“咱们就在这儿等就是,让窈窈去大门口迎就是。清舒,咱是做长辈的没道理还去迎儿媳妇。”

        清舒不跟她争辩,说道:“也就几步路,费不了多少时间。”

        小瑜无奈,这是几步路的问题吗?这是婆婆的威严的事。所以清舒出去以后,她并没跟上。

        沐昆却是拉着她说道:“娘,走啊,咱们去看新娘子去。”

        小瑜笑着说道:“新娘子现在盖着盖头,要看得去新房内才能看到。”

        沐昆才不管这些,拖拉硬拽将小瑜弄到大门口了,母子两人刚到门口迎亲队就出现在路口了。

        迎亲队伍看到站在大门口等候的人,面露诧异。银环是站在轿子旁边看不到前面,但却听到了旁边人的说话声。

        她透过轿子的窗户,喜滋滋地说道:“姑娘,符夫人跟符姑娘在大门口候着我们呢!”

        程虞君又惊又喜。一般只有男方家高娶新娘子才会有这样的待遇,可她却是高嫁。未来婆婆跟小姑子出来迎她,那是给她莫大的脸面了。

        福哥儿下了马,满脸笑容地走到清舒面前:“娘……”

        清舒也很高兴,说道:“赶紧踢轿子请新娘下来。”

        说完,就让季泉将准备好的弓箭交给他。福哥儿象征性地射了一箭在轿子,然后走过去亲自将新娘子搀扶出来。

        虽然脸被盖头遮住,但看着新娘窈窕的身段以及如白玉一般的手就知道,这绝对是个美人。

        到了正厅,清舒与符景烯两人坐到上首的位置。在司仪说拜高堂时清舒心里酸酸的,等两孩子跪在跟前磕头她的眼眶一下就红了,等孩子磕完头他别过脸擦了下眼泪。

        等两孩子拜完堂被送去洞房后,符景烯笑着说道:“儿媳妇进门,这么大的喜事咱们该高兴你怎么还哭了?”

        家里添了人口,他是很开心的。

        清舒说道:“我这是喜极而泣,儿子今日过后就是真正的大人了。”

        在符景烯的观念里满了十五岁就已经是大人了,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争执这种事的时候,他笑道:“该开宴了,我们去招呼客人吧!”

        清舒轻轻点了下头。

        祁老夫人看到她笑着道:“清舒,我听你舅母说刚才你哭了?”

        福哥儿拜堂的时候,她就在屋里坐着没出去。

        清舒笑着说道:“孩子成家立业,心里高兴一时没忍住。”

        宗氏打趣道:“娶儿媳妇都能激动地哭了,等窈窈出嫁时还不得将眼睛哭肿了?”

        她没有女儿,而孙女还没有出嫁,暂时还理会不到嫁女儿的心酸。不过看身边有女儿的女儿出嫁之日都哭得不行。

        清舒笑着说道:“皇后娘娘一直将窈窈当亲女一样疼爱,嫁过去也不担心过得不好,到时我应该不会哭。”

        主要是云祯的府邸已经在建了,等窈窈出嫁后就会住到王府内。云祯又什么都依着她,婚后真没什么可担心的。

        英国公世子夫人听了这话笑道:“我家菲菲出嫁时我也觉得自个不会哭。可等孩子虎门自的时候,想着以后再不能时时见着那眼泪还是止不住的王下楼。”

        这就是生女儿的不好,长大了就要去别家过日子。好在菲菲过门就当家做主,上头没长辈管着想回家没人拦着,许多姑娘出嫁无事都不能回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