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2928章 窈窈番外(204)

第2928章 窈窈番外(204)

        福哥儿虽然得了第十名但他要准备殿试不能招待亲朋好友,而符景烯与清舒两人公务繁忙。所以哪怕这么大的喜事,符家也没宴请宾客。

        小瑜第二天傍晚过来与清舒道喜,然后说道:“我没想到福哥儿能取到这么好的成绩。”

        因为瞿先生反对福哥儿下场,加上福哥儿乡试的名次很靠后,所以小瑜对他这次下场是捏了一把汗。昨日得到消息时还非常惊讶。

        清舒笑着说道:“我也没想到,还特意问他为何考得这般好。他说是因为我跟景烯只要他考中就行没要求名次,他觉得自己能考中所以不紧张,然后考得超出了平时的水平。”

        猜中考题这事除了他们一家四口其他人都不打算告诉的,倒不是刻意隐瞒,而是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小瑜都有些后悔,说道:“早知道我让沐晨也下场了,说不准也能考出个好成绩呢!”

        沐晨的老师说他火候不到不同意他下场,这没考中也就算了万一考个三甲后悔都没地找去。小瑜最后还是听从先生的话,让沐晨三年后下场。

        清舒说道:“你对他期盼那么大,先生又极力反对他下场,就算下场也很难考出个好成绩来。”

        “小瑜,你别总拿沐晨跟福哥儿或者其他孩子比了。沐晨已经很刻苦了,你再这样他压力会很大的。福哥儿这次能考到好名次主要是心态好,你也要让沐晨多放松。”

        福哥儿二月跟四月都外出春游呢!在许多考生家里这是不可思议的事。不仅是因为留在家里能复习,还因为外出容易出意外。

        小瑜嗯了一声道:“清舒,等沐晨下次下场时就住你们家吧!”

        不仅是因为符家风水好,还因为在符家能得符景烯指点。关振起已经外放了,他们封家都是行伍之身对这个不懂。至于沐晨的老师,跟着学了那么多年该学的都学了。

        清舒一口应下,说道:“若是可以再请了他的先生来家里住,学问上不懂的可以请先生解答。晚上景烯回来,让他给孩子讲解朝堂上的事。”

        会试的策论就是与朝政息息相关。符景烯是首辅,有他讲解等于是走了捷径了。

        因为大家都觉得符家的风水好旺学生,这次也有不少人想在符家借宿,不过夫妻两人都回绝了。儿子要下场想人太多吵到他。当然,也是没有关系特别亲近的,若是沐晨今年下场夫妻就不会拒绝。

        这话也让小瑜吃了定心丸,她拉着清舒的手道:“清舒,谢谢你。”

        清舒笑着道:“跟我说什么谢谢?这些年我麻烦了你多少事,要说谢也该是我谢谢你。”

        说完科考的事,两人难免会说起孩子的亲事。

        小瑜笑着问道:“福哥儿考中了进士,不用你去张罗,上门说亲的会络绎不绝的。”

        清舒也没瞒着小瑜,说道:“郑铭戴二女儿去年十月及笄,景烯有意与郑家结亲。只是福哥儿说会试前不相看,郑家那边表示愿意等。”

        在福哥儿两年前表明会试前不相看,景烯就写信将这事告诉了给郑铭戴婉言拒绝了这门亲,不想郑铭戴表示愿意让自个女儿多等一年。

        小瑜想了下说道:“是郑雪晴吗?”

        会记住这姑娘,也是因为郑家与符家关系亲近。

        “对,就是这姑娘。景烯说这姑娘不仅长相出众,人也聪慧能干,从文华堂毕业以后家里的事都是她操持。下场前郑夫人就带了孩子来京,这几日应该就到了。”

        福哥儿的三个条件郑雪晴都满足,不出意外两人见面后就能将亲事定下来了。

        小瑜很羡慕地看着清舒,说道:“窈窈的婚事不用你操心,福哥儿的亲事再定下来你就轻松了。不像沐晨,真是让我操碎了心。”

        卫榕的亲事已经定下来了,姑娘也是文华堂的学生,她的爹是步兵营的参将。那姑娘性子爽利小瑜觉得与卫榕很般配,就安排两孩子见了一面,然后亲事就定下来了。反倒是沐晨,对亲事一直都不上心。

        清舒摇头道:“福哥儿是不用我担心,至于窈窈?现在说不操心还为时尚早。这结果越隔三差五跟云祯吵架,每次吵架都是她挑起来,一提她就说都有分寸。唉,别提她了,提到她就头疼。”

        小瑜却是笑着说道:“能吵是好事,越吵感情越好,要是两孩子见面客客气气的才担心呢!”

        清舒摇摇头道:“云祯这孩子心思重,希望他能早日放下心中的顾忌直面自己内心。好了,不说她了,沐晨是怎么回事?为何不愿相看。”

        福哥儿之前说会试前不相看是不愿分心,不过答应等考完就相看。

        “他说自己今年也才十八岁,再等三年等考中了进士能说到更好的亲事。唉,是我跟关振起拖累了孩子。”

        和离对孩子的婚事还是有很大影响的。毕竟嫁过来不仅有继婆婆,还有个强势的亲婆婆,疼爱女儿的父母都会有顾忌。

        清舒却是蹙着眉头说道:“小瑜,这孩子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小瑜摇头说道:“我问了他,他说没有;我也审问了他的两个贴身长随都说没有。”

        见她说得这般笃定,清舒也觉得是自己多想了。小瑜对孩子那么上心,若是孩子有心上人肯定早知道了:“牛不喝水强按也不行。既他想考中进士在说亲你就顺了他,先给沐晏相看。”

        小瑜郁闷地说道:“卫方说想将卫榕的婚期定在明年年底。卫榕可以先成亲,但沐晏以后却不好先他娶妻的。”

        清舒笑着说道:“三年以后沐晏也才十九岁,不着急的。”

        小瑜苦着脸道:“可这三年后的事谁说得准呢?”

        谁能保证就一定能考中呢?若是考不中,难不成还要等三年。

        清舒明白她的担忧,当下说道:“到时候他还不愿说亲,就让沐晏先成亲了。总不能因为他,让弟弟也打光棍吧!”

        就算沐晏不介意,他未来的岳家也不答应了。

        “唉,以前以为孩子大了就好了,没想到大了更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