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2927章 窈窈番外(203)

第2927章 窈窈番外(203)

        母子两人谈完话福哥儿就去了瞿家,他得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瞿先生。清舒择吩咐了大管家去各家报喜讯,然后就与窈窈两人回了衙门。

        窈窈抱着清舒的胳膊问道:“娘,我前两日跟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啊?殿试的时候,争取让哥再往前挪几名。”

        殿试的排名一般不会动太多,除非是写的文章特别出彩,不然想进前三基本不可能。

        清舒笑着说道:“等你爹回来,我会与他好好商议,不过这种事只是碰运气不能将希望都寄在上面。”

        窈窈点了下头。

        到了衙门就忙开了,一直到下差时都没见着云祯。她问了下同僚:“大皇子今日没来衙门吗?”

        同僚诧异道:“符大人不知道吗?清县出了个特大的杀人案凶手没抓着,大皇子跟着段郎中去了清县查案。”

        段郎中也是个查案高寿,深受王子崧的器重。

        “什么时候的事?”

        “今日一早就去了。”

        窈窈郁闷了。上次她脚没受伤就故意说遗憾她不能出外差,现在她没事就不叫自己,这个王老头大大的坏。

        不过这种坏心情在看到一大桌自己喜欢的饭菜后就闲散了。窈窈说道:“娘,要是天天吃得这般丰盛就好了。”

        话一落符景烯从里屋走了出来,刚才的话他都听见了:“这有何难,你想吃什么吩咐厨房做就是了,咱家也不差这点菜钱。”

        窈窈也就随口一说,闻言笑着道:“不了。这么大一桌子菜我也吃不了多少,而且天天这样吃没几天就腻了。”

        坐下来见清舒举起筷子,窈窈说道:“娘,哥不在家吗?”

        若是一家人都在家里,就回等人到齐才会动筷子。当然,两孩子都会提前到不会让父母等。

        “他晚饭留在瞿先生家里吃,要晚些才回来。”

        吃过晚饭,窈窈忍不住问起了瞿甜甜的事。没办法,瞿甜甜都二十了还没嫁人,现在连瞿先生都着急了。

        清舒说道:“你舅婆前两日与我提了个人,那人是你舅公本家的侄孙叫祁祁瀚艺,他今年二十三岁是秀才功名。他妻子四年前病逝,留下一个五岁的儿子。”

        瞿甜甜已经松口愿意嫁人,但她不要孩子的态度非常坚决,不要孩子那只能往鳏夫且有孩子里找了。没成过亲的,就算对方愿意清舒跟瞿家老两口也不敢答应。

        之前清舒自己寻摸了两个,小瑜也帮着找了两个,不是老两口不满意就是甜甜自己不乐意。

        “在平洲啊?那也太远了。”

        符景烯觉得这不是个问题:“要是相中了就留在京城,就怕瞿先生与老太太看不上。”

        之前的四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可都没看中,现在这个失败的概率也很大。不过瞿先生这些年帮衬他们良多,哪怕瞿甜甜的事麻烦一些,夫妻两人也想帮老两口去了这一块心病。

        窈窈说道:“舅婆既开口,那应该是比较靠谱的。”

        要是没得了舅公的同意,舅婆是不会跟她娘提这事的,所以品性方面肯定是没问题的。

        清舒点头道:“祁瀚艺是家中老二,不得父母喜欢一成亲就给分出来了。考中秀才以后就自己在家开了私塾,一边赚钱养家一边备考。你姨婆说他性子很好,私塾里的学生都很喜欢他。”

        符景烯说道:“这样的性子可不适合给孩子启蒙。”

        五六岁的孩子正是贪玩的时候,所以先生必须严厉才能震慑得住他们,性子太温和孩子不怕就不会认真学。

        清舒闻言笑着说道:“我老师性子也温和,福儿跟窈窈他们可都是老师给启蒙的。”

        “这不是一码事。”

        清舒没跟他争执,说道:“甜甜性子软和,该给她找个性子温和的。若是急躁的或者霸道的,成亲后就得被欺负了。”

        这点符景烯是认同的。

        窈窈问道:“这么说,这个祁瀚艺很有希望了?”

        清舒笑着说道:“祁瀚艺是读书人,这点满足了瞿先生的要求。你舅婆说他长得挺不错也知礼,甜甜应该能相中。”

        符景烯说道:“能定下来再好不过了。”

        从及笄到现在都六年了一直早说这个事,以致每次瞿先生提到这个孙女都叹气,他看着都不忍心。

        晚上睡觉的时候,清舒与符景烯说了押题的事:“这几天我都在想这个事,可一点思绪都没有。”

        符景烯笑着问道:“你跟皇后娘娘也相识二十多年,你觉得她会出殿试的题吗?”

        清舒说道:“皇上要身体没问题,她肯定不管这事。可皇上现在这个情况易安肯定不会让他劳神的,她不出题谁来出题?”

        殿试的题目,不可能让臣子代替的。

        “还有太子呢!皇上身体越来越差,他一直不放心太子,这是是个锻炼太子的机会。”

        清舒却是摇头道:“不会。阿祺还小性子还没完全定下来,殿试不是儿戏,皇上提议易安也不会答应的。”

        符景烯嗯了一声说道:“不排除这种可能。”

        谈完这事,清舒问道:“我听闻朝中有官员上书说裁减一半的水军,这事是真的吗?”

        “是真的,皇后留折不发。”

        清舒有些奇怪地问道:“皇后为何会折着不发?水军已经从十八万裁到了十三万了,再裁的话沿海一带安全又无法保障了。一旦海贼肆虐,不仅沿海一带的百姓要受苦,远洋贸易也会受影响。”

        符景烯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也许是想看看下面的官员的反应,也许她另有想法。”

        随着掌权的时间越长易安的心思也越来越深,符景烯有时候也猜不透她在想什么。不过猜不透他也不费神,反正易安不像皇帝那般多疑,他干好分内之事就好。

        清舒问道:“那么多拿着俸禄不干事的官员却没一个人上书说要清除楚这部分人,整日喊着裁军。边城以及地方军已经裁了二十万,水军也裁了五万,再裁到时候边疆有事谁来打仗?”

        说到这里,清舒灵光一闪问道:“景烯,你说易安会不会出这道题?”

        符景烯说道:“朝中任何问题都有可能是殿试的题目。”

        清舒怕第二天忘记,赶紧起身将这个事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