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2631章 交心

第2631章 交心

        两人聊了一会,小瑜犹豫了下说道:“清舒,我觉得易安对我越来越不满意了?她很可能要找人替代我。”

        “谁跟你说的?”

        小瑜苦笑一声说道:“不用别人说,我感觉得到。不过也不怪她,是我自己能力不行。”

        清舒一眼戳破,说道:“你不是能力不行,你是不够自信。”

        小瑜最大的问题就是意志不够坚定。做一件事若众人都支持就能做好,若是大家反对她就会怀疑自己从而放弃。

        “想改变现在这种教学方式鼓励学生入仕,我真觉得没那么容易。”

        清舒笑了下说道:“不做就没可能,做了才有可能成。而且到时候你挑选有这个意向的学生,额外安置在一个班里,然后请专人教导他们。”

        小瑜沉默不语。

        说来说去,还是魄力不够。清舒说道:“你的感觉没有错,易安前两日与我说了这件事。”

        小瑜很是诧异地问道:“易安不会让你来接替我的位置吧?若是你来任文华堂的山长,那我没话说。只是,你户部的差事怎么办?”

        “怎么,我接替你的位置,你没意见?”

        小瑜笑着说道:“你那么会教导孩子,你要能任文华堂的山长那是孩子们的福气。只是我怕你忙不过来。”

        “所以我拒绝了。”

        小瑜觉得惋惜。她是真觉得清舒特别会教导孩子,从聂胤郁欢到窈窈,从符家出来的孩子各个都非常的优秀。

        当然,教导孩子其实主要五个字,下得了狠手。清舒对自个闺女都能下狠手,对学生更并不在话下了。而严师出高徒,有一位要求严格的山长学生肯定都能成才的。

        小瑜知道自己的底。让她管着文华堂的运转以及经营没问题,但教学上的事却不行。

        “你拒绝是对的,文华堂的山长哪比不得上户部左侍郎。”

        “你觉得我是那种看重仕途的人?”

        小瑜笑骂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别跟我卖关子。”

        “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现在各州县的女学都是靠当地官府管束,可若是有地头蛇支持当地的官员也都睁只眼闭只眼。所以我希望朝廷能想成立一个部门,专门用来管束天下的女学的。”

        这事小瑜也听她说道,问道:“然后呢?”

        “我与小瑜说,若是这个部门成立了将我调过去。易安也答应我了,而且承诺等机会成熟就会成立这部门。”

        小瑜张了张嘴,半响后说道:“我进宫几次皇后娘娘都没跟我说。”

        说完后她很是挫败地说道:“易安肯定是瞧不上我,所以没告诉我。”

        清舒摇头说道:“不是易安瞧不上你,是你自己心态出问题。易安那么忙,不可能再像以前那般有时间与我们闲聊或者推心置腹。”

        小瑜沉默了下说道:“清舒,一旦文华堂改变现有的教育模式我没信心管好它。”

        这才是她一直按部就班没做任何变动的原因。她对自己没信心,身边的人也都不支持,没有勇气去尝试。

        清舒笑着说道:“不还有我吗?我与易安说好了,到时候我调去文华堂任个副职。你管文华堂的运行以及后勤,我管教学。”

        小瑜惊喜不已,问道:“你说真的?”

        “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跟你开玩笑?”

        小瑜一把抱着清舒,高兴地说道:“太好了。清舒,到时候你想要做什么告诉我就好,我都听你的。”

        做决策没这个魄力,但她可以按照清舒的要求去做。

        “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小瑜满脸笑意地回去了。

        下午的时候,清舒叫了聂胤过来说道:“小胤,你明日回书院念书吧!我已经吩咐了大管家,等你休假时候府里会派人去接你。若是没人来接,你就留在书院别回来。”

        聂胤一愣:“师娘,出什么事了吗?”

        清舒认真地看着聂胤,样貌确实不错气质也绝佳。只是比他样貌好的少年郎也很多,没谁像他似的接连让姑娘痴迷着狂。

        见清舒看着他不说话,聂胤心都提到嗓子眼来了:“师娘,可是有哪里不妥当?”

        清舒回过神来说道:“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兰思瑕退亲是被人撺掇的,而撺掇她的人正是郭羽雯。”

        聂胤大惊失色,问道:“师娘,怎么回事?”

        “郭羽雯爱慕你想嫁与你,所以让人告知了兰思瑕的一些事。兰思瑕这人清高自傲,听到那些事后就不愿继续这门亲事了。”

        “什么事?”

        这事也没必要瞒聂胤,现在瞒以后也会知道的。清舒说道:“你生母后嫁的那个男人开了一家青楼。不过那人与你没关系,你不要多想。”

        聂胤颇为意外,不过很快就道:“我的生父跟生母早就死了,以后西药我尽孝的只养父母以及老师跟师娘。”

        他是不可能认那个女人的,就算对方沦落为乞丐他也不会看一眼。至于赡养,那更是痴心妄想了。

        “你能这样想很好。小胤,没必要为那些无畏的人伤心难过。”

        聂胤摇头说道:“师娘放心,我不会的。师娘,你是不是担心那郭家姑娘会对我纠缠不休?”

        清舒点头道:“她没那么容易放弃的。现在两家亲事没谈拢,她肯相会想别的方法。这段时间你要特别注意,别着了算计。”

        正经途径不行,说不准就走歪门邪道。不怪清舒会这么想对方,实在她之前的行为就很过火。

        聂胤很是不解地说道:“师娘,我以前都没见过她,她为何会做这样的事呢?”

        到现在他都还不相信这事。

        清舒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只查到是她指使人撺掇兰思瑕,至于她为什么会喜欢上你没继续查。你也知道郭家与你老师关系好,再查下去会影响他与郭大人的交情。”

        既这般说,聂胤就知道这事不会有错了。只是他真的无法理解对方,喜欢他就要毁了他的亲事。

        想到这里,聂胤都有些后怕了。之前他看符景烯很热衷撮合这门亲事,哪怕不喜欢也想顺了符景烯的意思。可对方这行事却是让人不寒而栗。喜欢的就要抢过来,那要得不到是不是就得毁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