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2470章 无理要求(1)

第2470章 无理要求(1)

        跪灵跪久了腿都不是自己的了,清舒自个都站不起来还得靠红姑扶起。

        “夫人,在旁边的小屋吃还是回屋里去吃。”

        清舒说道:“回屋里去吃吧!”

        回到落脚的院落,清舒让红姑拿了药油过来擦着红肿的膝盖,这才第一天还得跪上三天呢!

        每次丧事都是遭罪。这次还好,虽是二月但福州天气暖和。像上次林承钰的丧事,她虽然没有病倒但身体受寒小日子来了都痛得不行,还是回京以后吃药膳调理才好。

        红姑给她擦了药油,又揉搓了一会:“夫人,还是绑上护膝吧!这接连跪三天腿都得废。”

        “等会去灵堂的时候绑上护膝。”

        擦好药,厨房那边也断了饭菜上来。

        坐下以后,清舒看着桌子的六菜一汤说道:“怎么还有海参汤呢?”

        端菜上来的丫鬟解释道:“夫人,这海参算是一味药材并不算荤菜,可以用的。”

        话是这个理,但清舒还是没吃:“端下去吧!”

        清舒心里挂着事并没什么胃口,吃了半碗饭就放下了:“咳,也不知道外婆什么到?”

        红姑知道她担心,只是这事她也无法解决。

        吃饱了以后正准备去灵堂,就见一个丫鬟疾步走过来说道:“老夫人到了,刚到门口就晕过去了。”

        看到门口的白灯笼跟白绸缎老夫人哪还有不明白的,受不住这个刺激就给晕过去了。

        沈少舟将顾老夫人安置在清舒这院落中,所以清舒走到半路就看见了顾霖背着顾老夫人了。

        因为担心顾老夫人受不住这个刺激,清舒将乐太医留在了沈府,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乐太医拿了个瓶子到顾老夫人鼻前,没一会她就醒过来了。

        看到清舒,顾老夫人抓着她的手问道:“清舒,你娘呢?你娘在哪里,快将她叫过来。”

        清舒含着泪说道:“祖母,娘一个月前为救沈鸿叶意外去世了。”

        两眼一翻,顾老夫人又晕死过去了。

        乐太医叹了一口气,赶紧给顾老夫人扎了针,一边扎针一边说道:“夫人,老夫人家受不住刺激,有事咱们慢慢地跟她说。”

        清舒苦笑道:“怎么说都一样的。”

        与其拐弯抹角的还不若直接将事情始末告诉她。顾老夫人笃信佛教,所以可以以此来劝说。

        乐太医没说话了,认真地扎了针。

        过了没一会顾老夫人醒了过来,乐太医见她要说话制止道:“老夫人先别说话,先让我将针取下来。”

        顾老夫人不说话,眼泪刷刷地落。

        乐太医将针都取下来,然后出去开药了。

        清舒握着顾老夫人的手说道:“外婆,我知道你很难受,但娘是为救人没的。你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娘救了鸿叶一命下辈子一定能得福报投个好胎幸福过一生的。”

        顾老夫人一边哭一边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娘好端端的怎么会出意外?”

        清舒将过程详细地说了一遍:“掉下水里的时候若她推开沈鸿叶或者让管事先救她,她都能活命,但她选择救沈鸿叶。外祖母,娘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拯救沈鸿叶,她很伟大。”

        红姑余光斜了一眼清舒,然后又垂下头去了。

        顾老夫人摇头说道:“我不要她救人,我只要她好好地活着。”

        清舒反问了一句,说道:“外婆,若换成是你,你是选择自己活还是救孩子?”

        不用说,以顾老夫人的善良肯定选择救孩子的。

        清舒说道:“娘就是继承了你的善良所以才会救孩子。外婆,娘是个好人,佛祖一定会保佑她的。”

        顾老夫人老泪纵横,说道:“我宁愿她自私一些,宁愿她是个坏人,我也不要她出事。”

        白发人送黑发人,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有多痛。

        清舒沉默了下说道:“外祖母,伯父与我说他与娘约定三生。等娘的丧事办好以后他就跟着去,不会让娘在地底下等太久。”

        顾老夫人愣了下。

        顾霖半信半疑地问道:“清舒,你说的是真的?”

        “舅舅,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

        顾霖有些惭愧,走出去朝着外头的沈少舟说道:“姐夫,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他知道顾娴是意外落水没的,因为并不知道详细过程所以他认为是沈家没照顾好顾娴。所以沈家的人都来了,不过被顾霖的护卫拦在院子里。

        沈少舟很惭愧地说道:“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顾娴。”

        是他们太宠着孩子,以致让着孩子任性妄为不知道天高地厚。不过沈鸿叶因为受了惊吓高烧三天三夜,病好以后也日日梦魇,到现在还没好。刚才温氏还想着求下清舒,请乐太医过去给沈鸿叶诊治。

        顾霖说道:“姐夫,你进去吧,娘在里面等着你。”

        沈少舟带着沈涛夫妻两人进去,一到床前几个人就跪下了。沈少舟红着眼眶说道:“岳母,对不起,我没保护好阿娴。”

        沈涛与温氏也赶紧磕头,说道:“外祖母,都是我们的错,我们没教导好孩子连累到娘了。”

        沈鸿叶因为嘴甜加上长得好,家里的人都宠着。不然的话,换成乖巧听话的孩子,不会去攀爬护栏。就算攀爬,大人去抱也不会想要挣脱开。

        顾老夫人看向沈少舟,说道:“清舒与我说等阿娴的丧事办好以后,你也不活要去地府训他,这事是真的吗?”

        沈少舟想也不想就点头道:“是。阿娴她怕打雷也怕黑,等丧事办好以后我就去找她。”

        顾老夫人闭上了眼睛。

        清舒很害怕她闭上眼就再睁不开了,哭着说道:“外婆,我知道你很难受,但你也要保重好身体。娘那么孝顺,看到你这样肯定会很难受的。”

        听到这话,顾老夫人缓缓地睁开眼睛。

        “外婆……”

        顾老夫人说道:“放心,我暂时还死不了。”

        这话不仅没让清舒放宽心,反而让她更紧张了。

        不等她开口,顾老夫人看向沈少舟说道:“我不要你给顾娴偿命,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沈少舟想也不想说道:“岳母你说,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答应。”

        顾老夫人冷着脸说道:“这事不难,我要带顾娴的灵枢回老家,将她葬在我跟老头子身边。”

        这话一落屋子瞬间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