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在线阅读 - 第2310章 高升(2)

第2310章 高升(2)

        清舒升为工部侍郎,这事传出去众人惊讶不已。要知道飞鱼卫内可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进了里面就再没出来的可能。可清舒在里面呆了四年,不仅出来了而且还连升两级。

        太后知道这事很生气,着人叫易安去慈宁宫,不过易安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拒绝去慈宁宫。

        一气之下,太后亲自去了坤宁宫:“林清舒升为工部侍郎,这事是你跟皇上说的吧?”

        易安说道:“清舒这四年在飞鱼卫,抓拿贪官肃清官场弊端、帮朝廷追回两百多万的银子、去年更是抓了苗云兰帮着李书辛矫情了云南一群叛贼。清舒立下这么多功劳,连升两级是她应得的。”

        太后气急败坏地说道:“什么立下大功,若不是你日日在皇上面前说,她能升为侍郎?邬氏,女子为一部的侍郎,你这是想败坏超纲吗?”

        听到这话易安顿觉好笑,说道:“女子怎么了?若没有始贤皇后辅佐太祖皇帝,也没有我云家的天下。”

        前朝有一个很苛刻的规定,那就是后宫不得干政,一旦有逾越的就会被指责牝鸡司晨群起而攻之。不过大明朝却没这项规定,只要你有这个才能皇帝又能容得下就可以涉政。这也是皇帝让易安掌管一部分政务,而朝臣并没强烈反对的原因。

        “林清舒不过一个乡野丫头,如何能跟始贤皇后相提并论。邬易安,你邬家执掌二十万重兵,现在又安插了符景烯与林清舒担任朝中要职,我看你分明是意图不轨想要颠覆我云家的天下。”

        这话就有些过分了。

        易安什么都没说,转身回了屋。

        张太后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她的背影怒骂道:“你看看她还有将我放在眼中吗?走,我们去御书房。”

        姚女官大惊,要真去了御书房这事就闹大了,她赶紧安抚太后:“太后娘娘,这事闹大了到时候丢的是皇上与你的脸面。太后,咱们先回慈宁宫,奴婢去御书房请了皇上来看望你。”

        张太后忍着气回了自己的宫殿。

        只是让张太后没想到的是,易安这次并没忍气吞声,而是让墨色去了御书房。

        皇帝正在跟六位内阁大臣议事,听到元宝说易安动了胎气急匆匆地去了坤宁宫。

        一边走,皇帝一边问道:“怎么回事?”

        元宝说道:“太后娘娘刚才得了林大人升官的消息就去了坤宁宫,然后没一会太后娘娘就怒气冲冲地回了慈宁宫,随后皇后娘娘腹痛召了太医。”

        又是他母后闹出来的事,皇帝有些头疼起来。

        到坤宁宫时陈太医正在给皇后把脉,看到皇帝来赶紧起身行礼。

        易安看到他,头转过头朝着里面。

        皇帝着急地问了陈太医:“孩子怎么样了,没事吧?”

        陈太医恭声说道:“胎儿暂时无事。不过皇后娘娘需要保持良好的心态,万不能再受刺激看。不然对母体以及胎儿都不利。”

        “下去开方子吧!”

        陈太医很快就下去了,屋子里其他人也都出去了。

        皇帝握着易安的手,说道:“别生气了。母后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跟她计较不是找罪受嘛!”

        易安看着他,红着眼眶说道:“你知道她说什么吗?她说我想要谋朝纂位让这天下改姓为邬。我邬家百年来为保卫疆土牺牲了多少的人,我叔叔跟我大哥的命都填进去了,她怎么能说出这样诛心的话来?”

        皇帝听了脸色微变,这话要传扬出去还不得寒了将士们的心。

        易安冷哼一声说道:“你若是也不放心我们邬家,尽可以革了我爹的爵位。对了,她还说符景烯的次辅之位与清舒的侍郎之位也都是我给的,你顺道也将他们两人也革职吧!”

        不等皇帝开口,易安自嘲道:“我要有本事安排符景烯进内阁当次辅还用整日受她的气?”

        别说她没这个本事,就是皇帝也不能随便塞个人进内阁的。要是个没本事的塞进内阁,折损的是皇帝本人的威信。

        皇帝握着易安的手说道:“好了,别生气了。母后现在越发的糊涂了,她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刚才太医的话你也听到了,你现在是双身子得保持平静的心情,不然于你跟孩子都不好。”

        易安红着眼眶说道:“她故意说这些诛心的话目的就是想让我一尸两命,这样她就能让张氏女或者喜欢的女子当皇后了。若不是为了几个孩子,我还真不如去灵山寺清修,日子清苦一些但至少清净。”

        皇帝看到她哭很是内疚:“别哭了,你放心,我不会再让母后来打扰你了。以后啊,你就安心养胎。”

        易安点了下头。

        前朝还有一大堆的事,皇帝又宽慰了她几句就回了御书房。

        等她一走易安就用帕子将眼泪擦干净,因为太用力皮肤都红了。她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张太后是她亲娘,不管做得多过分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煎的安胎药很快端上来,易安没吃让墨雪倒在盆栽之中,然后靠在床头想事。

        墨雪小心翼翼地说道:“娘娘,你一定要保重好身体,不然就真如了她的愿了。”

        易安没说话。

        墨雪有些着急,说道:“娘娘……“

        “你出去吧,我想要静一静。”

        下午清舒得了消息说易安动了胎气,当下急得不行,这都四个多月了可不能出什么差错了。好在她有特权,丢下手头的事进了宫。

        看着面色苍白人也恹恹的易安,清舒心头直往下沉:“易安,不管出什么事咱们一起想办法,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

        墨雪将庄冰等人都叫了出去,寝宫内就留下两人。

        等人都出去以后,易安轻轻摇头道:“你别担心我没事,脸上没血色是敷了一层粉。”

        清舒一听就知道太后又起幺蛾子了,忍着气宽慰道:“易安,她要皇上选秀充盈后宫随她去好了,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胎,然后平平安安将孩子生下来。”

        对清舒来说,再没有比性命与孩子更重要的了。